<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

      災后北川殘酷一面_北川老縣城為何不挖

      發(fā)布時(shí)間:2020-02-18 來(lái)源: 短文摘抄 點(diǎn)擊:

           聲音在消失      死亡的氣味是在5月15日下午開(kāi)始在北川縣城里彌漫開(kāi)來(lái)的。那是一種甜、臭和焦糊的味道。地震在北川為害最烈,由于缺少尸袋,仍有大量遺體被擺放在街道上廢墟的空隙間等待處理。廢墟下面可能仍埋有上萬(wàn)人之多,而且正在不斷死去。幾千名軍警和消防隊員已經(jīng)又餓又累。傍晚,成都軍區某集團軍坦克團的士兵們在河邊廣場(chǎng)上集結,開(kāi)始吃這一天的第一頓飯:火腿腸,瓶裝水。一個(gè)接受采訪(fǎng)的士兵說(shuō):“這里有好事,也有壞事!边@句概括在此后被一再驗證,直到5月19日哀悼日的下午。
        北川縣城處在一個(gè)幾乎封閉的山谷之中,救援所需的人力、機械和物資都必須通過(guò)南方的山口進(jìn)入。至15日下午,山口公路仍未打通,而官兵們修建的一條臨時(shí)通道又在當日上午被山體滑坡阻塞,旁邊樹(shù)林中的“之”字形的小道也一度無(wú)法通行,士兵們只能用繩子把入城者吊下山坡。不斷有躺在擔架上的傷者被抬出。
        解放軍戰士們再現了他們的優(yōu)良傳統,背著(zhù)白發(fā)蒼蒼的老人爬上泥濘的山坡。在大片的灰白色的廢墟間,士兵們列隊行進(jìn),稍長(cháng)的隊伍就有旗手引路。
        在山口外,人們更多地獲知北川創(chuàng )造了多少奇跡,并不能真切地感受到這里的一切是多么艱難。事實(shí)上大多數尋親者得不到回音,大多數救援也只能以失敗告終。15日,尋找親人的隊伍絡(luò )繹不絕,可是從老城到新城,很少有人得償所愿。來(lái)自德陽(yáng)的6個(gè)建筑工人待在一處居民區,他們中的一個(gè)在曾經(jīng)是榮生酒店的廢墟下面呼喊,可是沒(méi)有人應答。尋找妹妹的劉曉琳同樣無(wú)功而返。前一天她曾聽(tīng)到呼救聲,呼救者在一幢還有形狀的樓里告訴她這個(gè)樓是華星超市,“快救救我!碑斕,這個(gè)呼救聲一直在傳出,可是一個(gè)晚上過(guò)去,聲音消失了。
        次日中午,趙劍平還在呼救。幾個(gè)尋親者發(fā)現了他,立刻高喊:“這里有活人!”可是沈陽(yáng)消防救援隊不能確定他的方位。僅僅兩個(gè)小時(shí)后,尋親者們再次呼叫趙劍平,已經(jīng)沒(méi)有了應答。需要救援的目標太多了,呼救者必須抓住與救援者靠近的很短的時(shí)間。
        消防隊員是專(zhuān)業(yè)的救援者。相比之下,“解放軍和武警戰士既缺乏專(zhuān)業(yè)救援培訓,也沒(méi)有專(zhuān)業(yè)器械!彼麄兏嗟爻袚宿D運傷員、掩埋尸體和搜尋幸存者的任務(wù),每當發(fā)現生命跡象,往往要去請消防隊處置。
        即便在北川中學(xué)的救援行動(dòng)剛剛開(kāi)始之時(shí),淺埋傷員很多,救援還相當有成效――武警成都指揮學(xué)院的學(xué)員們一天之內就抬出了87具尸體,救出了31個(gè)活人――救援隊伍就已經(jīng)深感沒(méi)有大型設備和專(zhuān)業(yè)技能的痛苦。
        從13日早晨8時(shí)開(kāi)始,武警戰士們援救一個(gè)半邊身體被壓住的男生,當時(shí)他甚至可以伸出右臂接受點(diǎn)滴?h城內僅有2輛起吊設備,先后調來(lái),始終無(wú)法吊起壓在他身上的重物。當地施工人員猜測,孩子是被支撐整個(gè)教學(xué)樓的最重的那根十字梁壓住了。下午開(kāi)始下雨,男孩的母親站在廢墟上,給兒子撐著(zhù)傘。另一個(gè)男孩被卡住了,多次營(yíng)救不成之后,他主動(dòng)要求截肢逃生?墒轻t生們沒(méi)有必要的藥物和設備,無(wú)法實(shí)施手術(shù)。下午,男孩開(kāi)始休克,伏下頭和雙臂,在武警戰士們面前死掉了。
        晚上7時(shí),醫生診斷說(shuō),第一個(gè)男孩已經(jīng)失去了生命體征,救援宣告放棄。他的母親坐在那兒,扔掉了傘!耙矝](méi)哭,就是坐在那,看著(zhù)她兒子!蔽渚啥贾笓]學(xué)院的賀一民大校說(shuō)。倒是該部隊的何政委受不了,哭了。
        當這支部隊救出第一個(gè)孩子時(shí),所有人都使勁鼓掌,非常激動(dòng),可是死傷枕藉的場(chǎng)面在其后幾天中不斷削弱著(zhù)他們的敏感。悲劇太多了。13日,他們救出來(lái)的人因醫療隊跟不上,傷者就那么躺在街上逐漸死去了。
        疲勞也是一個(gè)嚴重問(wèn)題。他們對自己的安危的關(guān)注也在下降。第一天,余震時(shí)每個(gè)人都會(huì )跑開(kāi),到了第三天,“震就震吧,也不跑,太累了!
        15日入夜后,部隊撤離到城外的營(yíng)地。發(fā)電機仍然不能運進(jìn)山口,夜里無(wú)法救援,只有少數幾支消防隊留下來(lái),憑借手電筒光繼續工作。圓月當空,滿(mǎn)城漆黑。這是72小時(shí)生命時(shí)間窗關(guān)閉后的第一個(gè)夜晚。
        
        木頭人
        
        16日有薄霧,天氣更熱,樓頂的瀝青都融化了。有些親人被埋的尋親者已經(jīng)完全不顧自己的安危。他們從彎折的塔吊下鉆過(guò)去,登上最高的廢墟,四處呼喊,又鉆進(jìn)他們認為有他們親人的空隙。在14日,山里突然打出信號彈,表示上游水庫即將決堤,一時(shí)間城中軍民皆飛奔出城,來(lái)不及出城的則向山上轉移,被阻擋在山口外的尋親者們聽(tīng)說(shuō)了消息,卻想在洪水到來(lái)之前搶救出自己的親人,像瘋了似的往縣城里跑,形成一道洶涌的人潮。15日上午,決堤消息又一次傳來(lái),相同的場(chǎng)面再次上演?墒堑搅16日,這些最不甘心的人也開(kāi)始絕望了。
        北川老城有一片高高的廢墟,他們就從屋頂到屋頂,在鋼筋之間攀緣而上。四處都是奇異的場(chǎng)面。一棟樓嵌進(jìn)了另一棟樓。一輛警車(chē)出現在7層樓的樓頂上。它從山間公路上被甩了下來(lái)。廢墟下面在燃燒。幾個(gè)廢墟口在向外冒煙,火已經(jīng)連續燃燒4天。
        他們沒(méi)有表現出悲傷。人們只是面無(wú)表情地在七八層樓高的廢墟上攀爬著(zhù)。有人跟他們說(shuō)話(huà)的時(shí)候,他們邏輯清楚,語(yǔ)氣正常,就像什么事都沒(méi)有發(fā)生。當他們找到親人所在的位置時(shí),就停下來(lái),一動(dòng)不動(dòng)地等待著(zhù)。其實(shí)幾十幢建筑完全混在了一起,根本沒(méi)有人能分清哪里是哪里。
        
        交通大學(xué)的一個(gè)學(xué)生的父親在北川縣文教局上班,被埋在了廢墟下。有人建議他去下面找找,可是他不抱任何希望!澳膫(gè)是文教局?”他指著(zhù)腳下的方圓一公里左右的一片廢墟反問(wèn)。
        這里曾經(jīng)是北川縣城最繁華的地段,除了大量政府部門(mén),還有電影院、文化站、百貨公司、兩個(gè)小學(xué)和一個(gè)幼兒園!昂⒆铀赖淖疃,從嬰兒到18歲!笨傃b備部的石衛波說(shuō)。他的家就在北川。
        交通大學(xué)的男生向我們要了三只香煙,點(diǎn)燃后插在廢墟上,祭奠他的父親。在危樓頂端的“懸崖”邊上,他嚎啕大哭。他的母親也在他身后哭起來(lái)。只是在類(lèi)似的少數瞬間,悲傷才在廢墟間洶涌起來(lái)。更多時(shí)候,人們只是像木頭人一樣站著(zhù),平靜地尋找著(zhù),就像丟了點(diǎn)兒東西。
        13日上午,部隊開(kāi)始轉運難民到綿陽(yáng)的九洲體育館。到19日,有父母的孩子開(kāi)始在體育館外給人們分發(fā)一些關(guān)于心理健康的小傳單,孤兒們則被聚集到了體育館內。大巴車(chē)一到綿陽(yáng),一些孩子就“變傻了”。下了車(chē),他們一動(dòng)不動(dòng),也不說(shuō)話(huà)!翱粗(zhù)真是難受!蔽渚巢康囊晃簧傥菊f(shuō)。
        在地面上,山里鄉鎮的災民們正在逃出來(lái)。李奮強(音)來(lái)自漩坪鄉的一個(gè)村。他本來(lái)是去鄉上求援的,發(fā)現漩坪已經(jīng)被堰塞湖淹沒(méi),又跑到了縣里,結果縣城也沒(méi)了。他失聲痛哭,提醒幾個(gè)解放軍戰士,大水灣峽谷已經(jīng)壅塞,水憋住了,隨時(shí)可能山洪暴發(fā),“準備好逃命吧!”
        這并不是一個(gè)謠言制造者,恰恰相反,是一個(gè)仗義的中年人。他并不準備往綿陽(yáng)方向逃生。已經(jīng)兩天沒(méi)吃飯了,他跟士兵們要了點(diǎn)食物。吃完餅干喝完水,他說(shuō):“回去!”又返回村子里報信。
        
        艱難的救援
        
        在北川中學(xué)的最初的營(yíng)救行動(dòng)中,華西建工派來(lái)的4臺吊車(chē)和山下一個(gè)水泥廠(chǎng)派來(lái)的4個(gè)工人起到了重要作用。武警戰士們不懂建筑,此前進(jìn)展緩慢。李俊國說(shuō):“我們有心無(wú)力,沒(méi)有工具!彼鄰S(chǎng)的工人們則帶來(lái)了他們的專(zhuān)業(yè)技能,先是對表層廢墟進(jìn)行支撐加固,之后開(kāi)始挖掘下層廢墟。一個(gè)空洞打開(kāi)后,一名工人鉆了進(jìn)去,將尸體和活的學(xué)生拖了出來(lái)。詢(xún)問(wèn)他們怎么來(lái)的,4人說(shuō)是廠(chǎng)長(cháng)派他們來(lái)的,“廠(chǎng)長(cháng)不派,我們自己也會(huì )來(lái)!
        當時(shí),在縣城里,效率最高的也是消防等專(zhuān)業(yè)隊伍!翱上У氖,當時(shí)交通阻塞,消防車(chē)進(jìn)不來(lái)。我們沒(méi)有電鉆、電錘、切割機,只有力氣。如果道路先修通情況就不一樣了!睆垙娬f(shuō)。
        士兵們幾乎完全是依靠人力完成了最初兩天的救援工作。5月13日和14日,縣城內堆積著(zhù)大量的傷員,但要運輸出去卻無(wú)路可走,只能往山坡上拉。運送一個(gè)傷員需要至少20個(gè)士兵,沒(méi)有擔架,常常是用門(mén)板,或者在兩跟木棍間捆上繩子來(lái)負擔,在山下的用力推,在山上的用繩子拉,需要在六十多度的泥濘山坡上爬行一百多米的高度,“像拔河一樣拔!崩铣呛托鲁侵g有一座橋,斷掉了,距河床三米高,要過(guò)河,需要80個(gè)人組成一座人工橋。他們用鐵管去撬水泥預制板,鐵管全擰成了麻花。
        從13日到14日中午,傷者很多,各部隊沒(méi)有分工,“都撲在面上”,沒(méi)有區域責任,“全憑良心救人”。14日下午各部隊開(kāi)始“分片”,試行了一個(gè)下午,效果不好,解放軍和武警部隊的戰士們不擅長(cháng)廢墟救援。15日開(kāi)始,“科學(xué)施救”的緊迫性越來(lái)越強,“分片”改為分組,大多數的組都由作戰部隊、消防隊員和醫生三方面聯(lián)合組成。
        實(shí)際上,早在救援剛剛開(kāi)始之時(shí),事實(shí)上的合作就已經(jīng)開(kāi)始了,尤其在建筑非常堅固的時(shí)候。
        14日,賀一民帶著(zhù)人到縣委勘察,爬上縣委傾斜下陷到地面的屋頂,隱約聽(tīng)到里面有人呼救。他要求呼救者大點(diǎn)兒聲,于是從下面傳來(lái)了一個(gè)清晰的聲音,“救救我,我是張書(shū)記!”這個(gè)人是北川縣政法委書(shū)記張同凱。這里是縣委大樓。
        “你不要跟我說(shuō)你是哪個(gè),你就說(shuō)你有多少人!”賀一民說(shuō)。他喊來(lái)了沈陽(yáng)消防隊。消防人員拿來(lái)生命探測儀,把攝像頭插進(jìn)廢墟,直到從屏幕上看到一只巨大的眼睛。救援隨即開(kāi)始。
        武警戰士一共20個(gè)人,輪流用鐵錘砸樓頂,每人15錘,幾輪下來(lái),他們發(fā)現這種做法不可行!颁摻钣侄,水泥標號又高,砸不開(kāi)!苯飨狸牭10個(gè)人趕了過(guò)來(lái),帶著(zhù)氣錘,不過(guò)沈陽(yáng)消防隊拒絕了他們的幫忙。他們花了比較長(cháng)的時(shí)間,用電鉆解決了問(wèn)題。有3名官員獲救。
        
        哀悼
        
        老城廢墟的最頂點(diǎn)就是北川縣幼兒園。地震發(fā)生時(shí)園中有五百多名孩子,被滑坡氣浪推行二十多米,全部被埋,只有二十多人生還。16日下午,又有人在這里喊,“有人!”宜興消防隊的隊員們走過(guò)來(lái),開(kāi)始挖掘。
        隊員們不停地挖出小花被、小花枕頭,然后一個(gè)隊員伸手下去,拎出了第一個(gè)孩子,緊接著(zhù)是第二個(gè)。地震發(fā)生時(shí)孩子們正在午睡,死去后也保持著(zhù)睡覺(jué)的姿勢,小小的拳頭握在胸前。
        他們的身體是青色的和白色的,散發(fā)出嗆人的氣味,只有漂亮的頭顱和柔軟的身體仍舊是優(yōu)雅的。那些小花被子被用來(lái)包裹童尸。半小時(shí)后,3具尸體被拉了上來(lái),兩個(gè)女孩和一個(gè)男孩,兩個(gè)女孩都編著(zhù)小辮,每個(gè)辮子上都扎著(zhù)五顏六色的彩帶。救援人員把他們放到下面的草地上。圍在廢墟邊上的兩個(gè)男人突然張開(kāi)嘴巴,隨后跑下了廢墟。他們就是兩個(gè)女孩的父親。
        一個(gè)年輕的母親走過(guò)去看了一眼,大哭起來(lái):“我的孩子!”另外兩個(gè)母親也跟著(zhù)她哭起來(lái)。但是那并不是她們的孩子!斑@些孩子都是我的孩子,”那個(gè)年輕的母親哭著(zhù)說(shuō),“我看著(zhù)難受!”
        3天后,北川縣城沉寂了好多。城中的救援隊伍已經(jīng)沒(méi)有那么龐大,更多的部隊在城外的營(yíng)地中活動(dòng)。到處都是消毒粉的氣味。一些進(jìn)城的士兵們戴上了防毒面具,至少戴著(zhù)大號的防護眼鏡。穿著(zhù)橡膠防護服的防化兵正在四處消毒?諝庵谐錆M(mǎn)了飄動(dòng)的白色粉末。再次烈日當空。
        中國地震救援隊也轉移到了這里,19日上午,他們還救了一個(gè)人。下午2點(diǎn)20分,他們在一處集結,準備哀悼日的默哀。一個(gè)隊員站著(zhù)值勤。他有禮貌又堅決地阻止人們通過(guò)。他個(gè)子是最矮小的,沒(méi)有被擊敗。
        老城的廢墟仍然在燃燒,裊裊青煙縈繞在北川上空。幾個(gè)鄉民逡巡著(zhù),想從一處關(guān)卡通過(guò),臨時(shí)擔任守衛的消防隊員不答理他們。我們問(wèn)他們住哪里,回答是附近鄉鎮。再問(wèn)做什么,回答卻是:“到里邊兒取點(diǎn)兒東西,很重要的東西!鄙栽缜,又有一撥人帶著(zhù)毛毯離開(kāi)了縣城。我們提醒他們中的一個(gè):“小心一點(diǎn)兒!彼执俨话驳乇荛_(kāi)了眼神。這已經(jīng)是最后的、也許還遺留有生命的北川了。其后幾日,因為山體滲水和余震的原因,北川的救援已經(jīng)基本放棄。
        中國地震救援隊的隊員們立正,帽交左手。哀悼日的汽車(chē)喇叭鳴響了,執著(zhù)地響了10分鐘。(李海鵬、陳江)

      相關(guān)熱詞搜索:災后 殘酷 災后北川殘酷一面 災后北川殘酷一面概要 南方周末災后北川殘酷一面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683300.cc
      很黄很色裸乳视频网站,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免费看,丁香婷婷激情五月,久久免费视频网

      <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