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

      一個(gè)母親不堪回首的陪讀路 高中母親陪讀三年的男生自理能力差

      發(fā)布時(shí)間:2020-03-01 來(lái)源: 短文摘抄 點(diǎn)擊:

           有這樣一對中年夫婦,原本夫妻恩愛(ài)、家境衣食無(wú)憂(yōu)、兒子優(yōu)秀,可是妻子望子成龍心切,竟辭職去省城租房陪讀。從此,不但家庭經(jīng)濟吃緊,夫妻感情出現危機,更加可嘆的是,承受太多壓力的兒子和母親,都出現應激心理障礙需要就醫……
        12歲兒子考上省城知名初中學(xué)校,母親執意辭職租房陪讀
        2010年12月底,記者在沈陽(yáng)見(jiàn)到了陪讀母親邵琳。47歲的邵琳已頭發(fā)花白,臉上也有很多皺紋,面色疲憊。說(shuō)起陪讀的情況,她百感交集。
        生活在遼寧省西部城市朝陽(yáng)市的蔣強、邵琳夫婦,結婚很早,生孩子卻很晚。兒子蔣欣宏出生那年,蔣強37歲,邵琳34歲。蔣強是一名政府公務(wù)員,邵琳在一家大型商場(chǎng)當會(huì )計,他們的兒子聰明好學(xué)又乖巧聽(tīng)話(huà)。
        2009年夏,12歲的蔣欣宏以高分考上了省會(huì )沈陽(yáng)一所很有名的初中學(xué)校。兒子考上了名校,邵琳覺(jué)得自己的多年苦心終于有了最好的回報。按理說(shuō),兒子是應該住校的,也不需要家長(cháng)陪讀?墒,邵琳擔心因疏于管教導致兒子的學(xué)業(yè)出問(wèn)題,所以她決定自己辭職去沈陽(yáng)陪讀。
        因陪讀丟了多年的工作,蔣強當然不同意?墒,已經(jīng)近乎走火入魔的邵琳“據理”力爭:“兒子是我們的希望和未來(lái),為了兒子吃再多苦受再多罪也愿意。為人父母,不能太自私……”夫妻倆爭論了一周,仍無(wú)結果。一心要去沈陽(yáng)陪讀的邵琳,狠下心來(lái)對丈夫說(shuō):“如果你不同意我陪讀,那我們離婚吧!笔Y強當然不會(huì )選擇離婚,他深?lèi)?ài)妻子,深?lèi)?ài)兒子。無(wú)奈之下,他只得同意讓妻子去陪讀。
        邵琳馬上去單位辦了辭職手續。她逢人就說(shuō)自己的兒子多有出息,就是賣(mài)房子賣(mài)血也要陪兒子讀書(shū),讓兒子考上清華北大。
        接著(zhù),邵琳拿著(zhù)家里的積蓄趕到沈陽(yáng)找房子。沈陽(yáng)的房租,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學(xué)校附近的房子,建筑面積不到50平方米的破舊樓房,租金都1000多元。邵琳起初也很猶豫,丈夫的月收入才2000多元,一個(gè)人掙錢(qián)供兩邊開(kāi)銷(xiāo),怎么承受得起高價(jià)租房子?家里3年前花掉全部積蓄買(mǎi)了98平方米的花園住房,每月需還貸1400元,F在家里只有不到2萬(wàn)元的積蓄,怎么辦?可邵琳只猶豫了幾個(gè)小時(shí),就做出了仍然留在沈陽(yáng)租房陪兒子讀書(shū)的決定,并當即支付了一年的房租14400元。
        租好房子,邵琳忐忑不安地坐車(chē)回到朝陽(yáng)。果然不出邵琳所料,蔣強聽(tīng)說(shuō)妻子花那么高的價(jià)錢(qián)在沈陽(yáng)租了房子,頓時(shí)火冒三丈,生氣道:“我每個(gè)月只掙2000多元,房租就要花1200元,還得還這個(gè)房子的貸款,你和兒子在沈陽(yáng)的生活費很高,兒子在學(xué)校的費用也很高。入不敷出,怎么辦?你太瘋狂了,瘋狂得不可理喻……”夫妻倆為此爭吵了一場(chǎng)。
        經(jīng)濟吃緊無(wú)奈賣(mài)掉房子,原本美滿(mǎn)的小家庭生活變得一團糟
        2009年9月1日,邵琳親自把兒子送到學(xué)校。望著(zhù)兒子的背影,她滿(mǎn)眼都是喜淚,但接下來(lái)的生計成了問(wèn)題。
        邵琳本想找一家企業(yè)當會(huì )計,可每個(gè)單位都要求必須早八晚五上班,有事還得加班。這樣的上班時(shí)間,她做不到,因為中午得給兒子做飯吃,晚飯必須保證下午5點(diǎn)半就讓兒子吃上可口的飯菜,好讓他去上晚自習。無(wú)奈,邵琳只好去一家家政公司,找到了做家政鐘點(diǎn)工的工作,替雇主收拾屋子洗衣服。上班第一天,邵琳干了一會(huì )兒就哭了。財經(jīng)大學(xué)畢業(yè),會(huì )計師,竟干這樣的活兒,她能不委屈嗎?
        為了多掙錢(qián),邵琳每天上午、下午都在忙,每個(gè)月能掙1200元,剛剛夠在沈陽(yáng)的房租。兒子在沈陽(yáng)讀書(shū)雖然不用交學(xué)費,但各種書(shū)本費、資料費、補課費需要自己出,僅校外補課一項,一個(gè)月就得1000多元錢(qián)。丈夫的工資除了交房貸,也就只夠他自己在朝陽(yáng)生活,這么大的虧空怎么辦?
        2009年10月中旬的一個(gè)周末,蔣強思念妻兒,坐車(chē)來(lái)到沈陽(yáng)。當他看到妻兒住在高價(jià)租來(lái)的破舊房子里,心里很不是滋味。第二天,蔣強非得跟著(zhù)妻子去上班不可。他看到妻子跪在地上擦雇主家角落里的灰塵,心里很難受。蔣強知道自己無(wú)力勸服妻子放棄陪讀,只能下狠心對妻子說(shuō):“咱們賣(mài)房子吧!鄙哿栈氐溃骸胺孔邮强隙ㄒu(mài)的!初中和高中,兒子得在沈陽(yáng)讀6年書(shū)。房子賣(mài)了,我也得打工,因為賣(mài)房子的錢(qián)肯定不夠!
        一個(gè)月后,蔣強賣(mài)掉了住房。當把房子的鑰匙交給買(mǎi)主時(shí),蔣強忍不住落淚了。因為是從銀行按揭買(mǎi)的房,賣(mài)了房他只拿回了14萬(wàn)元。當天晚上,蔣強住回了父母的家,心情壞極了。他打電話(huà)給妻子,可妻子嫌電話(huà)費太貴,不讓他打電話(huà),他抱著(zhù)電話(huà)傷心地哭了起來(lái)……
        蔣強開(kāi)始周末往沈陽(yáng)跑?墒,他只跑了兩次,妻子又抗議了,因為跑一次來(lái)回的車(chē)費就得兩三百元。而邵琳,對丈夫生氣后心如刀絞。她一個(gè)人跑到公園,坐在一棵大樹(shù)下放聲大哭。她的心有多苦,沒(méi)人知道。她到沈陽(yáng)陪讀,丈夫不理解,親人不理解。而她只想做個(gè)好母親,為了兒子的前程愿意犧牲一切,這有錯嗎?
        被妻子“趕回”朝陽(yáng),蔣強更是痛苦極了。他第一次想到了離婚?墒抢潇o下來(lái),他明白妻子陪讀是為了兒子。不能離婚!絕不能!他這樣告誡自己。
        2010年春節前3天,蔣強終于盼到了妻子和兒子回朝陽(yáng)。兒子因為假期要補課,只能回家10天?墒羌依锏淖》抠u(mài)了,春節要在蔣強父母家過(guò),夫妻倆不得不告訴兒子賣(mài)房的實(shí)情。蔣欣宏聽(tīng)后瞪圓了雙眼:“那我們住哪呀?將來(lái)你們住哪呀!”邵琳理直氣壯地說(shuō):“你考上大學(xué),我和你爸再買(mǎi)新房子!鄙哿照f(shuō)這話(huà)時(shí),心虛得很,因為到那時(shí)還能不能買(mǎi)得起房,簡(jiǎn)直就是個(gè)未知數。
        這個(gè)春節,是一家三口過(guò)得最沒(méi)勁的。以前每年就在父母家過(guò)大年三十和初一,可這次,要在父母家住一周。邵琳也感覺(jué)到了無(wú)家可歸的滋味,她看著(zhù)兒子和丈夫落寞的神情,心里涌出的滿(mǎn)是苦澀。她偷偷問(wèn)自己:“是我錯了嗎?”這時(shí),她馬上想到了那些比自己還瘋狂的家長(cháng)們,賣(mài)了房子賣(mài)血加借貸供孩子學(xué)習,她一下子釋然了。
        2010年5月初,蔣宏欣期中考試只考了班級的第32名。按理說(shuō),在這樣尖子生成堆的班級,考個(gè)中游水平已經(jīng)不錯了?蛇@離邵琳的期望值差遠了,她一改平時(shí)溫和的脾氣,暴跳如雷地訓兒子:“你太不爭氣了。為了你,我連工作都丟了,當低人一等的家政服務(wù)員;為了你,咱家房子都賣(mài)了,你爸爸晚上和周末都得兼職干活?赡,怎么這樣不爭氣!”
        蔣宏欣對母親的陪讀早有看法,這一次,他也不管不顧地頂嘴:“不是為了我!我和爸爸都不想這樣,只有你一個(gè)人想這樣。你想滿(mǎn)足你的虛榮心!
        第二天,13歲的蔣欣宏竟逃學(xué)坐車(chē)跑回朝陽(yáng)。
        邵琳氣急敗壞地跑回家時(shí),卻見(jiàn)丈夫和兒子在抱頭痛哭。那一刻,邵琳真是委屈痛苦到了極點(diǎn):“我為了啥?我是為了兒子的前程,我是為這個(gè)家好!”她的淚水,她的逼迫,終于讓兒子重新和她回到了沈陽(yáng),但也讓她和丈夫的關(guān)系降到了冰點(diǎn)。她給丈夫打電話(huà):“咱倆離婚吧,我不想再拖累你了,咱倆是道不同不相為謀!笔Y強什么也沒(méi)有說(shuō),默默地放下了電話(huà)。他在想,這樣半死不活的婚姻和家庭,還有必要維持嗎?
        蔣強掙扎了一個(gè)星期后,到沈陽(yáng)當面向妻子請罪。夫妻又和好了,不再提離婚的事。
        2010年7月初,蔣強因嚴重的支氣管炎和大葉肺炎,高燒不退。婆婆打電話(huà)給邵琳,邵琳卻表示不能回來(lái)照顧丈夫,理由是兒子馬上就要期末考試,不能扔下兒子不管。婆婆終于發(fā)怒了,說(shuō)了句:“像你這樣的女人,就不應該有丈夫!”說(shuō)罷,掛斷了電話(huà)。
        蔣強聽(tīng)到了母親的話(huà),他無(wú)奈又痛苦地搖搖頭。那一刻,他的心里比吃了黃連還苦。那頭的邵琳放下電話(huà),流著(zhù)淚喃喃自語(yǔ):“蔣強,對不起,真對不起。我也沒(méi)有辦法呀,分身無(wú)術(shù)呀!”
        蔣強在病床上躺了半個(gè)月才康復出院。郁悶的他自此不再兼職掙錢(qián),下班后經(jīng)常找朋友出去喝酒解悶。
        兒子不愿回省城就讀揚言再逼他就自殺,萬(wàn)念俱灰的母親割腕吃下一瓶安眠藥
        2010年8月初,蔣欣宏的爺爺患心臟病住院治療,需要做搭橋手術(shù)。蔣強打電話(huà)給邵琳:“我爸爸住院了,我向朋友借了很多錢(qián),麻煩你把賣(mài)房的錢(qián)打進(jìn)我卡里兩萬(wàn)元!钡哿站芙^了這個(gè)要求,蔣強終于忍無(wú)可忍:“難道兒子的前程比父親的命還重要嗎?”邵琳脫口而出:“當然重要!”夫妻再無(wú)話(huà)。蔣強掛斷電話(huà)前,明白地告訴妻子,以后他掙的錢(qián)要給父親治病,不會(huì )再打進(jìn)她的銀行卡里了。
        在接下來(lái)的日子里,心煩氣躁的邵琳仍是整日罵兒子沒(méi)有出息,還動(dòng)手打了兒子。
        2010年8月中旬,已經(jīng)放暑假還被母親逼著(zhù)補課的蔣欣宏,給母親留了張字條就坐車(chē)回朝陽(yáng)了。他在字條

      相關(guān)熱詞搜索:陪讀 不堪回首 母親 一個(gè)母親不堪回首的陪讀路 往事不堪回首什么意思 不堪回首魂亦牽第26章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683300.cc
      很黄很色裸乳视频网站,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免费看,丁香婷婷激情五月,久久免费视频网

      <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