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

      孫政才:從“少帥部長(cháng)”到最年輕省委書(shū)記_歷任中國農業(yè)部長(cháng)

      發(fā)布時(shí)間:2020-03-05 來(lái)源: 感恩親情 點(diǎn)擊:

        2009年11月30日下午,新華社發(fā)布中共中央調整5省區黨委主要負責同志職務(wù)的決定,河南、福建、遼寧、吉林、內蒙古5省省委書(shū)記發(fā)生變動(dòng)。1963年出生的原農業(yè)部部長(cháng)、新上任的吉林省委書(shū)記孫政才,以46歲年齡成為全國內地31個(gè)省區市中最年輕的黨委“一把手”。
        農業(yè)部部長(cháng)孫政才入主農業(yè)大省吉林,被認為是“專(zhuān)業(yè)對口”――吉林打算投資260億元,5年內將吉林省糧食綜合生產(chǎn)能力由目前的500億斤,提高到600億斤。此規劃被稱(chēng)作“農業(yè)天字號工程”。
        入仕之前,孫政才是國內知名的甜玉米專(zhuān)家。他1997年出任北京郊區順義縣(后改區)副縣長(cháng),不到10年時(shí)間完成處級到正部級干部的跨越。2006年底,43歲的他出任農業(yè)部部長(cháng),是最年輕的正部級官員。2009年,46歲的他出任吉林省委書(shū)記,是最年輕的省委書(shū)記。
        
        眼光?思路?糯玉米
        
        在北京西山腳下、風(fēng)景秀麗的昆玉河畔,有一座“都市里的農莊”――北京市農林科學(xué)院。就是這塊“風(fēng)水寶地”,10年孕育了一位青年科研才俊,又10年他一路升到正部級職位。他,就是原農業(yè)部部長(cháng)孫政才,新上任的吉林省委書(shū)記孫政才。
        北京市農林科學(xué)院玉米研究中心主任趙久然可以說(shuō)是“最了解孫政才底細的人”。趙久然對記者說(shuō):“孫政才是我的同門(mén)師弟,我們師從我國著(zhù)名玉米研究專(zhuān)家陳國平教授。當年,北京農科院招收的研究生非常少,作物所只有七八個(gè)研究生。陳教授是所長(cháng),只帶了我們兩個(gè)研究生,我們的研究方向是玉米栽培!壁w久然說(shuō)起師弟,頗有自豪感。
        院內的試驗田曾是趙久然和孫政才的一部分“自留地”,直到孫政才當上了農業(yè)部部長(cháng),他倆還經(jīng)常一起出科研成果(論文)!澳菚r(shí)候我們一邊學(xué)習理論,一邊進(jìn)行生產(chǎn)實(shí)踐,從實(shí)踐中找問(wèn)題,通過(guò)理論再解決問(wèn)題。這樣的學(xué)習方式鍛煉了孫政才發(fā)現問(wèn)題和解決問(wèn)題的能力!闭f(shuō)到這里,趙久然話(huà)鋒一轉,“他喜歡開(kāi)玩笑,說(shuō)話(huà)也很幽默,很多時(shí)候只要他出面,多復雜的問(wèn)題都能迎刃而解!
        趙久然告訴記者,那個(gè)時(shí)候他們工作都很忙,沒(méi)有什么業(yè)余愛(ài)好。孫政才身高近1.8米,唯一的愛(ài)好就是打籃球,曾是學(xué);@球隊的中鋒,“三步跨籃動(dòng)作很瀟灑,球投得也特別準”。由于沒(méi)有時(shí)間,加上打籃球總是跌破眼鏡,后來(lái)他就慢慢放棄了。但是,孫政才比同齡人都眼光長(cháng)遠,他一直堅持擠時(shí)間學(xué)英語(yǔ)。結果他有了一個(gè)去英國進(jìn)修的機會(huì ),因為他過(guò)硬的外語(yǔ)水平,無(wú)人競爭得了。
        1987年參加工作后,孫政才先后任北京農科院作物所研究室副主任、土肥所所長(cháng)、所黨支部書(shū)記、副院長(cháng)、院黨委副書(shū)記等職。越來(lái)越高的職位,也鍛煉了他越來(lái)越開(kāi)闊的思路。
        即便后來(lái)當上了農業(yè)部部長(cháng),孫政才仍時(shí)不時(shí)“要求”和老搭檔趙久然見(jiàn)一面,一是說(shuō)“怕忘了自己的老本行”,二是說(shuō)“惦記著(zhù)吃老趙實(shí)驗田里種出的新品糯玉米”。
        
        出息?勤奮?粉筆頭
        
        熟識孫政才的人,普遍認為他“很山東”:除去一副眼鏡,那面相、膚色、身高和性格,都給人些許粗獷之感。
        1963年,孫政才出生在山東榮成市一個(gè)叫五龍嘴的海邊村。每當有記者前來(lái)采訪(fǎng),熱心的村民都會(huì )把一本《五龍人》村志搬出來(lái),做一番詳細的介紹。當然,他們重點(diǎn)推出的是孫政才。因為“孫政才是五龍嘴村有史以來(lái)學(xué)問(wèn)最大、也最有出息的人”。這話(huà)就寫(xiě)在村志上。
        有人指著(zhù)臨街的一棟紅瓦房說(shuō),那就是孫政才的家。院門(mén)上著(zhù)鎖,“孫政才的父母平常在榮成市里生活,逢年過(guò)節會(huì )回來(lái)住住!
        據孫政才當年的小學(xué)體育老師張樹(shù)皆等介紹,上小學(xué)時(shí)孫政才個(gè)子就高,性格平和,甚至有些靦腆,但學(xué)習成績(jì)一直名列前茅。他的中學(xué)是在榮成上的,離家遠了,他就一直住校。那時(shí)他家里條件不好,每個(gè)周末要回家背干糧和咸菜。但他總比其他同學(xué)早回校,抓緊時(shí)間學(xué)習。
        《五龍人》村志用“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lái)”和“同所有的成功者一樣,他成功前面付出的是辛勞的汗水”來(lái)評價(jià)孫政才的“成才”,并以此激勵村里的后生們。
        村志里還收錄了關(guān)于孫政才勤奮學(xué)習的典型事例:為了備考研究生,1984年的寒假,孫政才是在學(xué)校圖書(shū)館里度過(guò)的。數九天,夜深時(shí)寒氣逼人。為了御寒,他披著(zhù)大衣,再用毯子包著(zhù)腿和腳。
        這里說(shuō)的是孫政才在萊陽(yáng)農學(xué)院(現為青島農業(yè)大學(xué))讀大學(xué)時(shí)的事。實(shí)際上,在萊陽(yáng)農學(xué)院還有一個(gè)更經(jīng)典的例子,一直在師生中傳為美談。
        在讀大三期間,孫政才與一位輔導教授一起搞小麥品種實(shí)驗,不慎將一個(gè)粉筆頭丟失在做過(guò)土壤成分分析的試驗田里。在常人看來(lái),區區一個(gè)粉筆頭丟在田里沒(méi)啥關(guān)系。但嚴格的教授認為,它會(huì )改變一部分土壤的成分結構,就有可能影響一顆或幾顆種子的發(fā)芽、生長(cháng),進(jìn)而影響到整個(gè)實(shí)驗的效果。于是,教授要求孫政才將試驗田認認真真地再翻一遍,無(wú)論如何要找到那個(gè)粉筆頭。盡管孫政才身強體壯,但等他找到那個(gè)粉筆頭時(shí),已累得大汗淋漓、腰酸背痛。然而,教授嚴謹的治學(xué)態(tài)度和這件事的意義,對孫政才的教育和影響卻非常深遠。
        孫政才的師兄趙久然告訴記者:“他在科研上和從政方面的成就,無(wú)不與他勤奮、嚴謹的態(tài)度有關(guān)!
        
        風(fēng)格?機遇?差額票
        
        孫政才在北京順義區(原順義縣)的經(jīng)歷是不能不提的重要一段。
        1997年,根據中央人才選拔計劃安排,北京市決定派孫政才到郊區縣政府任副職,至于去哪個(gè)區縣,可以自己挑選。
        “孫政才選中了順義縣,這說(shuō)明他的眼光很獨到。順義縣的特點(diǎn)是農業(yè)基礎好,這可以好好發(fā)揮他的專(zhuān)業(yè)特長(cháng),而且順義縣的工業(yè)很多,工業(yè)發(fā)展在整個(gè)北京市的區縣中也很靠前!彪m然已過(guò)去數年,順義區政府一位工作人員對孫政才依然印象深刻。他告訴記者:“孫政才當時(shí)提出了加快順義縣信息化建設的目標,并要求各級部門(mén)簡(jiǎn)化審批手續,優(yōu)化流程,利用現代化手段提高政府辦事效率。這實(shí)際上是他一貫的風(fēng)格,辦事不拖泥帶水,效率很高!
        孫政才上任不久,正趕上順義撤縣設區,工作千頭萬(wàn)緒。但在孫政才分管的領(lǐng)域里,就像在自己的試驗室里做實(shí)驗一樣,“運用嚴謹的理論和科學(xué)的統籌方法”,將每一件事安排得井井有條,高效而成果顯著(zhù)。當時(shí),順義一些機關(guān)人員私下里親切地稱(chēng)孫政才為“孫有才”。
        突出的成績(jì)和好的口碑,讓孫政才在幾年的時(shí)間里連連高升:從副縣長(cháng)到區長(cháng),再到區委書(shū)記。
        然而,孫政才的“爆發(fā)力”也許才剛剛顯現。2002年,北京市委常委改選,按照差額一人的規定,市委將“年輕有為”的孫政才增為候選人。當時(shí)外界并不看好孫政才,認為他可能只是充當“差額票”的角色。因為孫政才當時(shí)只有39歲,而且當年2月他剛剛從區委副書(shū)記、區長(cháng)晉升為區委書(shū)記,實(shí)在太“嫩”了。不成想,選舉結果大大出人意料,北京市的黨代表們“偏愛(ài)”高學(xué)歷和做事果敢的孫政才,竟然將一位原市委常委給“差額”掉了。半年后,孫政才出任北京市委秘書(shū)長(cháng)。
        2006年12月,機遇再次青睞這位“有準備的人”,離開(kāi)農業(yè)老本行近10年后,43歲的孫政才再次回到自己熟悉的農業(yè)領(lǐng)域,被任命為農業(yè)部部長(cháng)、黨組書(shū)記。2008年3月在十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huì )議上,孫政才被任命為農業(yè)部部長(cháng)。
        中央黨校一位熟悉孫政才的教授告訴記者:“這位‘少帥部長(cháng)’知識面廣,非常敏銳,具有很強的責任感!
        
        書(shū)記?民生?菜籃子
        
        2009年12月1日,孫政才上任吉林省委書(shū)記的第二天,就來(lái)到長(cháng)春市,對長(cháng)春市的經(jīng)濟發(fā)展和民生工作進(jìn)行調研。孫政才很關(guān)心民生工作,先后來(lái)到一家供熱公司和一家農貿市場(chǎng)了解市民供暖和“菜籃子”的情況。在一家供熱公司,孫政才一邊實(shí)地調研,一邊向供暖單位的負責同志了解入冬后全市的供暖情況。當聽(tīng)說(shuō)長(cháng)春市還有2087個(gè)小鍋爐,其中一些供暖條件很差,部分居民家中的室溫不是很高時(shí),孫政才說(shuō),民生工作十分重要,我們常說(shuō)執政為民,怎么執政為民?就是要高度關(guān)注民生,幫助老百姓解決他們最現實(shí)的問(wèn)題。對東北老百姓而言,供暖就是他們最現實(shí)、最迫切的問(wèn)題,我們一定要想辦法解決好。離開(kāi)供熱公司前,孫政才又特別對供熱部門(mén)的同志說(shuō),靠小鍋爐供暖的,很有可能都是我們這座城市中生活最困難的人,對于這個(gè)群體,我們要格外關(guān)注,全力幫助他們解決困難,讓他們能過(guò)上一個(gè)溫暖的冬天。
        來(lái)到農貿市場(chǎng)時(shí),正值下班高峰,市場(chǎng)內熙熙攘攘,一派繁榮景象。孫政才來(lái)到市場(chǎng)內的一些攤位前,一邊詢(xún)問(wèn)市場(chǎng)行情,一邊與商販和買(mǎi)菜的市民交談!鞍撞硕嗌馘X(qián)?”“您感覺(jué)現在的菜價(jià)怎么樣?”在一個(gè)蔬菜攤前,孫政才與一位正在買(mǎi)菜的老人聊起來(lái)。當聽(tīng)說(shuō)老人對現在的市場(chǎng)供應很滿(mǎn)意時(shí),孫政才很高興。臨行前,他叮囑市場(chǎng)的負責同志,一定要嚴把質(zhì)量關(guān),讓市民吃上放心菜。
        關(guān)注經(jīng)濟,關(guān)心民生,這位新上任的最年輕省委書(shū)記無(wú)疑值得我們期待!

      相關(guān)熱詞搜索:省委書(shū)記 少帥 最年輕 孫政才:從“少帥部長(cháng)”到最年輕省委書(shū)記 孫政材調任中央 孫政材簡(jiǎn)歷政簡(jiǎn)歷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683300.cc
      很黄很色裸乳视频网站,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免费看,丁香婷婷激情五月,久久免费视频网

      <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