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

      呂呂日周為什么上不去 坎坷呂日周

      發(fā)布時(shí)間:2020-03-16 來(lái)源: 感恩親情 點(diǎn)擊:

        幾起幾落      呂日周成為“有爭議人物”的歷史,可以追溯到25年前,他擔任原平縣委書(shū)記時(shí)。在這里,呂日周首創(chuàng )了“政府搭臺,群眾唱戲”,即“政府創(chuàng )造環(huán)境,人民創(chuàng )造財富”。此后,類(lèi)似的叫法如“經(jīng)濟搭臺,文化唱戲”等在全國風(fēng)行。呂日周還讓大量干部離開(kāi)黨政機關(guān),去搞經(jīng)濟實(shí)體。他受到了當時(shí)的兩位副總理萬(wàn)里、李鵬的接見(jiàn)。
        呂日周成了山西省的一顆政治“新星”,國內媒體大量報道原平經(jīng)驗,專(zhuān)家學(xué)者們認為“搭臺唱戲”有深刻的社會(huì )內涵,是把潛在的生產(chǎn)力變?yōu)楝F實(shí)的生產(chǎn)力。山西各地邀請呂日周介紹經(jīng)驗、作報告的越來(lái)越多,以至省委領(lǐng)導對他進(jìn)行了批評,要他“多做少說(shuō)”。
        改革激起的尖銳矛盾也很快開(kāi)始反彈,省、地領(lǐng)導中看不慣呂日周作派的也越來(lái)越多,由此長(cháng)達9個(gè)月的審查開(kāi)始,各種各樣的調查組和前來(lái)取經(jīng)的學(xué)習組一樣多,最后中央調查組也來(lái)了。面對空前巨大的政治壓力,呂日周感到委屈。在一本自傳性的書(shū)里,呂日周回顧道:因為地委不公正的調查,當地一家工廠(chǎng)的工人罷了工。呂日周動(dòng)員他們出來(lái)拉煤,但元人響應。呂就帶自己的司機、通信員去運煤。他們從晚上9點(diǎn)多一直干到凌晨2點(diǎn),全變成了“黑人”,呂日周還摔了一跤,臉上流了血。最后,工人們被感動(dòng)了,全都出來(lái)干活了。
        經(jīng)過(guò)前后6次、500多天的調查后,1989年呂日周被調離原平,出任新成立的朔州市市長(cháng)。他在這里工作了1年零2個(gè)月,其間既幫助當地一家國營(yíng)鞋廠(chǎng)賣(mài)過(guò)鞋,也寫(xiě)過(guò)“為民辦教師催發(fā)工資歌”;他花費了大量精力調和外商與當地百姓之間的矛盾,也曾帶領(lǐng)10名民兵,手提利斧,劈開(kāi)違章建筑“釘子戶(hù)”的家門(mén),將其一家5口挾持出去,又將房子轟然推倒。
        在朔州,呂日周擬出了“十大治市方略”,并漸次實(shí)行。根據他的說(shuō)法:這一年,朔州市工業(yè)產(chǎn)值、利潤的增長(cháng)幅度是全省12個(gè)地市之首,農業(yè)也獲得了大豐收。但是,1990年的元宵節前夕,呂日周突然被省里免了職。接到免職通知的那天,當地有父子倆打死一只狼,拖到呂日周跟前領(lǐng)賞。得知他被免職后,善良而愚昧的農民們跪在呂日周面前,認為打狼的父子將狼、鬼引到了市政府,將“好官”攆走了。
        呂日周回到太原,也四處打聽(tīng)自己的被免原因,但直到他見(jiàn)了省長(cháng)、省委書(shū)記,也沒(méi)有明白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心灰意冷的呂日周想要離開(kāi)山西,平調到其他省份,為此他還給人送過(guò)禮。呂日周說(shuō),在這個(gè)時(shí)候,他常有“靈魂被撕裂的感覺(jué)”,“深深感到,官場(chǎng)文化不改造,有時(shí)會(huì )起到逼良為娼的作用”。
        
        省里沒(méi)有放呂日周走,1990年后,他在省發(fā)改委主任的位子上坐了10年,按他自己的說(shuō)法,是“10年鬧熱了冷單位”。他到山西各地調查研究,撰寫(xiě)了大量關(guān)于改革的書(shū)和文章,這期間,他還經(jīng)歷過(guò)兩次未成的調動(dòng),參加過(guò)一次副省長(cháng)選舉,但因省領(lǐng)導討論時(shí)未將他列入候選人名單而“孫山名落”。
        呂日周還在自傳中回顧道:“在山西,有領(lǐng)導以我是‘理論家’為由,要讓我長(cháng)期呆在體改委。有一天我在省委黨校見(jiàn)到這位領(lǐng)導人,他笑說(shuō):日周是理論家,在省體改委正合適。
        
        強人政治
        
        2000年春節前,省委決定調呂日周到長(cháng)治任市委書(shū)記。就像15年前在原平當縣委書(shū)記、10年前在朔州當市長(cháng)一樣,呂日周又迫不及待地在長(cháng)治搞起了改革,并且,因為這一次的“舞臺”更寬廣、權力更大,可能還因為已是“山西最老市委書(shū)記”的時(shí)不我待,呂日周推動(dòng)的改革進(jìn)程更猛烈,引起的震蕩也更大。兩年后,他又一次出現在密集的媒體報道中,成了全國最知名的“有爭議的改革人物”之一。
        反對改革的人,固然不喜歡呂日周的種種新做法,擁護改革的人也不見(jiàn)得都贊賞他。對呂日周最集中的批評,是他的改革依靠的不是民主與法制,而是“一把手”的無(wú)上權威,是“強人政治”甚至“獨斷專(zhuān)行”。
        關(guān)于呂日周的“強人作風(fēng)”,他自己講過(guò)一個(gè)例子:“我在原平當縣委書(shū)記時(shí),把馬路拓寬了,把一棟50年代的2層小樓,拓到了馬路中間。這棟樓拆還是不拆?一部分老同志說(shuō)不能拆,拆了是浪費;大部分同志說(shuō)要拆,它都跑到馬路中間了,不拆怎么能行?思想難以統一怎么辦?我就一方面組織不同意拆樓的老干部進(jìn)行討論,另一方面,再組織一些人,當天晚上就把樓拆了。到了天亮,樓拆得光光的。老干部們一看,樓都沒(méi)有了,只好也同意拆了。你要是不拆,把它放到現在,還會(huì )有爭論!
        另一個(gè)典型例子,是2001年,呂日周在長(cháng)治當市委書(shū)記時(shí),市環(huán)保局圈定了100多個(gè)市區污染企業(yè),要他們搬遷。但企業(yè)不想搬,呂日周就下令拉煙囪,他的口號是“煙囪不倒領(lǐng)導倒”!一次拉了100多個(gè)煙囪。煙囪一倒,企業(yè)不得不停工了。
        對于以上指責,呂日周做過(guò)多次辯解。他說(shuō):“‘強權’我認為是個(gè)貶義詞,但在改革的過(guò)程中,你否定了它,社會(huì )就不能進(jìn)步了。就像原始社會(huì )向封建社會(huì )轉變過(guò)程中產(chǎn)生了剝削,這個(gè)剝削以后還要消滅,但它當時(shí)是進(jìn)步的,你要說(shuō)它當時(shí)就是反動(dòng)的,那就沒(méi)法鬧了!
        呂日周又說(shuō):“我們的一切工作,都是在黨中央領(lǐng)導下進(jìn)行的,黨號召各級領(lǐng)導干部要起模范帶頭作用,要率先垂范,要艱苦奮斗,要敢作敢為,要旗幟鮮明,那怎么做到這一些就變成‘強權政治’了?你坐在那兒什么也不干,見(jiàn)到矛盾繞道走就對了?我認為那是‘庸人政治’!”
        同為“有爭議的改革人物”,呂日周與仇和惺惺相惜。2006年1月仇和當選為江蘇省副省長(cháng),呂日周發(fā)去賀電:“您的榮升,是敢于吃苦、能干事情、自主創(chuàng )新的結晶;是時(shí)代進(jìn)步、認識提高的標志;是人民支持、組織認同的成果!
        那時(shí),呂日周已經(jīng)離開(kāi)長(cháng)治3年了,他這份賀電的措辭像是經(jīng)過(guò)精心推敲的,但呂日周否認了這一點(diǎn):“我沒(méi)有反復推敲,你要現在讓我概括這三句話(huà),我還概括不出來(lái)。當時(shí)我非常高興。我希望仇和這樣的干部,在更大的崗位上發(fā)揮作用。你要再問(wèn)我,我還覺(jué)得這樣的干部不要當副職,當正職更能發(fā)揮他的作用!
        一個(gè)迫切希望改革的人,來(lái)到一個(gè)思想保守、很不想改革的地方當“一把手”,局面怎么樣是可以預料到的:不是他改變了他們,就是他們改變了他。因此,從這點(diǎn)來(lái)說(shuō),這個(gè)“一把手”必須強勢,不強勢就沒(méi)人聽(tīng)他的,他的改革方案就永遠只能是腹稿。但如果他強勢,就會(huì )引起很大的爭議,他還會(huì )很孤獨。
        對此,呂日周披露過(guò)自己的一段心路歷程。1996年,呂日周在省體改委當主任時(shí),因為體改委不是實(shí)權單位,他在下鄉調研時(shí)常受冷遇,“百感雜陳”。一天下午,呂日周到大同渾源縣鄉下搞調研。鄉領(lǐng)導跟他說(shuō),要組織民兵到違反計劃生育政策,又不聽(tīng)話(huà)、不繳罰款的農民家里搶東西。呂日周問(wèn):難道不能研究出一些新的思想政治工作方法,來(lái)引導、帶動(dòng)農民?鄉領(lǐng)導說(shuō)必須來(lái)硬的。呂日周回憶說(shuō):“我無(wú)權說(shuō)服 他們,只好難過(guò)地搖搖頭!焙髞(lái),呂看到一群年輕人扛著(zhù)搶來(lái)的東西往外走,后面一個(gè)母親大喊:“你們是強盜啊,你們跟國民黨、日本人一樣!”呂日周回憶道:“看到這種場(chǎng)面,我感到很悲憤,也很痛心,心情很長(cháng)時(shí)間都平靜不下來(lái)!
        因此,一旦“當了正職”,“更能發(fā)揮作用”了,呂日周就迫不及待地行使權力,要建造自己心目中理想的社會(huì )秩序。但實(shí)際上,呂日周還是做了很多妥協(xié)的,他說(shuō):“地方跟地方不一樣。江蘇這個(gè)地方,經(jīng)濟發(fā)育程度高,思想解放程度高,領(lǐng)導支持力度也大。山西不沿海不沿邊,黃土丘陵區,靠煤炭資源為支柱,計劃經(jīng)濟、封建社會(huì )的影響比較多,我們的改革就會(huì )較謹慎一點(diǎn)兒!
        因此,呂日周很羨慕仇和“仇和的運氣比我好。他生在了好地方,我就生在了不毛之地!
        
        黨務(wù)改革
        
        外界看待呂日周,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新政”上,但都忽略了,呂日周還是個(gè)有著(zhù)堅定信仰的共產(chǎn)主義者。根據他的自述,他所有的做法都是為了強化黨的領(lǐng)導,提高黨的生命力。
        1984年,呂日周提出過(guò)一個(gè)新觀(guān)點(diǎn):“我們是在半封建、半殖民地基礎上搞的社會(huì )主義,我把它稱(chēng)作資前社會(huì )主義,列寧搞的是資中社會(huì )主義,而馬克思說(shuō)的是資本主義發(fā)展以后的社會(huì )主義,這肯定是不一樣的!彼f(shuō),毛主席三分世界,我們完全可以三分社會(huì )主義。
        他又認為,改革往往起源于基層,黨的改革也是如此。他把基層的改革者比喻為“向導”:“黨的領(lǐng)導是正確的,但遇到具體問(wèn)題,可能不知道怎么走,這時(shí)不就需要向導嗎?毛主席領(lǐng)導人民軍隊北上抗日,走到草地上,鬧不清該往哪兒走,他也要找個(gè)向導。向導往往是冒著(zhù)生命危險的……我認為黨的理論是公民實(shí)踐的指導;公民的實(shí)踐,是黨的領(lǐng)導的向導!
        在這個(gè)思想指導下,呂日周在長(cháng)治嘗試了很多新做法,比如“干部福利待遇貨幣化”、“一個(gè)組織民主,另一個(gè)組織集中”、鄉鎮和村的黨政一把手“一肩挑”等等。這些做法有的堅持下來(lái)了,有的無(wú)疾而終。呂日周對此評價(jià)說(shuō):“現在有個(gè)問(wèn)題:下改上不改,左右都不改,改后沒(méi)評估,爭議四處有,這種改革很難改,要走曲折路的!
        
        呂日周在長(cháng)治的很多做法,被人說(shuō)成是“作秀”,呂日周辯解道:“我領(lǐng)著(zhù)干部上街撿煙頭,干部看見(jiàn)煙頭都搶著(zhù)撿。但是有個(gè)市民把一壺尿倒進(jìn)樹(shù)坑里,上面飄著(zhù)十幾個(gè)煙頭。干部一看都不伸手了,我伸手就去撿出來(lái)了。你說(shuō)‘作秀’容易嗎?你沒(méi)‘作秀’的怎么沒(méi)得個(gè)‘全國衛生城市’稱(chēng)號?”
        2003年1月15日,呂日周離開(kāi)長(cháng)治,當選為山西省政協(xié)副主席。有媒體報道了長(cháng)治市的新變化:呂日周發(fā)起的改革進(jìn)程被中斷,開(kāi)放的市委大院又設了崗哨,在公開(kāi)場(chǎng)合提及前市委書(shū)記大小官員都噤聲,等等。如同呂日周在長(cháng)治乍起改革時(shí)大家不習慣,他這一忽然離去,“帶走了全部云彩”,大家同樣不習慣。
        但是,呂日周的改革,給長(cháng)治市留下了一個(gè)好的底子。長(cháng)治的財政收入,以前是全省倒數第一、二名,從2001年開(kāi)始,躍進(jìn)到全省前3名,2005年又成為全省第二名,并且比第三名大同多了20億元。在城市建設方面,長(cháng)治由一個(gè)很臟的城市,變成了山西省最干凈的城市。
        現任的長(cháng)治市委書(shū)記郭海亮,正在將呂日周未完成的改革繼續推動(dòng)。郭海亮在呂梁當市委書(shū)記時(shí),也是一位改革者。呂梁設市時(shí)的經(jīng)濟狀況,在山西省幾個(gè)地市中倒數第一,到郭海亮離開(kāi)時(shí)已經(jīng)上升到第六位。但郭海亮為人低調,知名度遠不如呂日周;他性格謙和,從不訓斥下屬,上下左右的關(guān)系都處理得很好。近幾年,長(cháng)治市每年財政收入增長(cháng)20多個(gè)億,市區十幾個(gè)公園,200多畝濕地,是山西最適宜人類(lèi)居住的地方,省會(huì )太原都比不了。呂日周現在還經(jīng);亻L(cháng)治,他非常贊賞郭海亮的做法,說(shuō)“應該為郭海亮寫(xiě)篇大文章”。
        呂日周剛到省政協(xié)當副主席時(shí),向媒體描述過(guò)他在政協(xié)聽(tīng)到的一句順口溜:“什么都不干沒(méi)有意思,那就干一點(diǎn)意思意思,你要是干得多了,人家就問(wèn)你是什么意思?”但現在他更愛(ài)說(shuō)另一句話(huà):“政協(xié)沒(méi)有決策權,它還有監督權;沒(méi)有表達權,還有夸獎權!彼J為自己在有實(shí)權的時(shí)候干得多,有虛權的時(shí)候就應該說(shuō)得多。到省政協(xié)當副主席后,呂日周每年1/3時(shí)間還在下面跑。他走到哪兒,就要在哪兒上黨課。有一次,昔陽(yáng)縣人武部請呂日周去講黨課,到那一看只有3個(gè)人。呂問(wèn):你們還有人沒(méi)有?人武部把戴著(zhù)白帽子的炊事員也叫去了加起來(lái)是6個(gè)人。呂日周就給他們講了一上午黨課,講的是“任何工作重在抓落實(shí)”。
        對于現在的呂日周來(lái)說(shuō),他更在意歷史對他的評價(jià)。
        
        責編:寧 二

      相關(guān)熱詞搜索:坎坷 呂日周 坎坷呂日周 山西呂日周 呂日周簡(jiǎn)歷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683300.cc
      很黄很色裸乳视频网站,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免费看,丁香婷婷激情五月,久久免费视频网

      <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