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

      程維高的最后7年

      發(fā)布時(shí)間:2020-04-11 來(lái)源: 感恩親情 點(diǎn)擊:

        程維高的不平之氣持續了相當長(cháng)的一段時(shí)間,并直接誘發(fā)了他對過(guò)往幾十年宦海生涯的反思      提起程維高,76歲的張佩斐眼中淚花閃動(dòng)――2010年12月28日,她相濡以沫多年的老伴、充滿(mǎn)爭議的京畿大吏――原河北省委書(shū)記程維高,在常州中醫院,走完了78年的人生歷程。
        “走得很突然,沒(méi)有留下什么遺言!睆堈f(shuō),從9月起,程維高就因肺部腫瘤惡化,住進(jìn)醫院,在病榻上輾轉3個(gè)月之后,終因化療加上白血病、糖尿病等多病因導致臟器衰竭,撒手人寰。
        追悼會(huì )上,程被河北官方(據稱(chēng)經(jīng)過(guò)中組部審定)蓋棺定論:“在河北工作期間,他不斷解放思想,以改革開(kāi)放的強烈意識,積極進(jìn)取,雷厲風(fēng)行地狠抓各項工作的落實(shí),為河北省的改革開(kāi)放和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傾注了大量心血!
        “到人大工作后,程維高同志認真貫徹落實(shí)黨的路線(xiàn)、方針、政策,在堅持完善地方人民代表大會(huì )制度、認真依法履行職責、提高立法質(zhì)量、強化監督工作實(shí)效、加強機關(guān)隊伍建設、推進(jìn)全省的民主法治建設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很多人為程送去了花圈,包括一位原國務(wù)院副總理。而程的一位在常州的老領(lǐng)導,特地給他寫(xiě)了一封信,當場(chǎng)焚燒――風(fēng)風(fēng)雨雨幾十年,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地方,安心地去請教馬克思吧!
        常州,作為程維高起步之地,終成他的長(cháng)眠之鄉。
        
        回鄉之路
        
        由于程突然離開(kāi)石家莊,河北主事者十分驚慌,他們認為程有潛逃國外的可能,于是立即派人追至常州
        
        程維高是2003年1月從石家莊回常州的。彼時(shí),一場(chǎng)由“河北第一秘”李真引發(fā)的輿論風(fēng)暴正值高潮。
        在很多媒體的敘述中,程“連夜離開(kāi)石家莊”,幾乎是落荒而逃!笆聦(shí)上,我們當天早上出發(fā),走了9個(gè)小時(shí)才到常州!睆埮屐痴f(shuō)。
        歸途并不輕松。
        程維高生前回憶,2002年春節以后,他開(kāi)始為省人大主任即將卸任后的生活做安排。在河北當省長(cháng)、省委書(shū)記、省人大主任,是“受苦受難的13年”――“前9年工作還算過(guò)得去,但也是極度艱辛,歡樂(lè )少、煩惱多,后四年一直都在被審查的環(huán)境下生活!
        “整整四年多,我被許多人看成是黨內腐敗分子、經(jīng)濟犯罪的嫌疑人,決心在卸任以后,不再在河北多呆一天,立即離開(kāi)河北――2003年1月10日,省十屆人代會(huì )一開(kāi)幕,我既不是代表又不是主席團成員,我就回到了常州!
        甚少有人知道,早在2002年11月,紀委部門(mén)即找到程,宣布“對其核對問(wèn)題,不要離開(kāi)石家莊”。
        現在,他“擅自離開(kāi)石家莊”,于是,在其回鄉十多天后,紀委便趕到常州,勸其“仍回石家莊、進(jìn)一步核對問(wèn)題”。
        程維高拒絕了這一要求。他的理由是,“常州不僅生態(tài)環(huán)境好,更重要的是政治環(huán)境好,常州的朋友是琢磨事,不琢磨人!
        后來(lái),紀委相關(guān)部門(mén)不得不認可了他這一既成事實(shí)的行為,但同時(shí)又告誡:“希望你不要離開(kāi)常州!
        河北省政府辦公廳一位退休廳級干部向本刊記者描述,由于程突然離開(kāi)石家莊,河北主事者十分驚慌,在他們的觀(guān)念中,程的兒子程慕陽(yáng)滯留加拿大,那么,程也有潛逃國外的可能,于是立即派人追至常州。
        在常州的家中,相關(guān)部門(mén)“前后三次”、“組織了隊伍”,對程維高“進(jìn)行面對面的調查與核對”,重點(diǎn)問(wèn)題是:李真是怎么調動(dòng)、提升的?吳慶伍怎么下海到香港定居的?程慕陽(yáng)經(jīng)商一事;郭光允勞教一事……
        2003年8月8日,一切塵埃落定――“經(jīng)中共中央批準,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huì )對河北省人大常委會(huì )原主任程維高嚴重違紀問(wèn)題進(jìn)行了審查,決定給予其開(kāi)除黨籍處分,撤銷(xiāo)其正省級職級待遇!
        最終,盡管心中“有不同意見(jiàn)”,但面對中央的決定書(shū),程維高還是簽下了“服從中央決定,感謝中央對我的關(guān)心”這15個(gè)字。
        
        漸歸平淡
        
        隨著(zhù)時(shí)間的流逝,程維高“慢慢也想開(kāi)了,人生不就是這個(gè)樣子嗎,還有什么好爭的呢”?漸漸地,他的興趣轉入歷史和裝修家園之中
        
        程維高的不平之氣持續了相當長(cháng)的一段時(shí)間,并直接誘發(fā)了他對過(guò)往幾十年宦海生涯的反思。他的多年老友陳源潮回憶,剛回常州的那段日子,程維高大部分時(shí)間閉門(mén)不出,很少和外界接觸。
        一次,他女兒給其房間買(mǎi)了個(gè)漂亮的吊燈,沒(méi)打招呼,就裝了上去。結果,他大發(fā)雷霆,“像鬼火一樣暗,你讓我怎么看書(shū)?!”“火發(fā)得莫名其妙,其實(shí)燈真的很漂亮。他內心有糾結,無(wú)法釋?xiě)!彼囊晃慌笥颜f(shuō)。
        當老朋友找上門(mén),那種逆境中的感動(dòng),他溢于言表――“有一天,下雨,我去找他,沒(méi)想到,他已撐著(zhù)傘,在路口等我了!”陳源潮說(shuō),雨中等待的程維高,給了他很深刻的印象。
        《常州日報》的記者沈向陽(yáng)和程維高是忘年交。有一次,沈向陽(yáng)在老鬼著(zhù)的那本《母親楊沫》中,發(fā)現了這樣的情節:楊沫為給抗戰時(shí)期的堡壘戶(hù)王漢秋平反,四處奔波,最后找到程維高那里,程批示予以復查。
        書(shū)中,程維高的批示清晰可見(jiàn),而當沈向陽(yáng)向程維高說(shuō)起此事時(shí),程維高已記不大清楚了。但看見(jiàn)老鬼能在正式出版物上秉筆直書(shū),他甚感安慰――“老人眼含淚花,囁囁連聲:‘你請他來(lái)常州玩,麻煩你,一定要代表我邀請他’!”
        陳源潮回憶,在回常州初期,程維高無(wú)法平復自己心頭的不平之氣。尤其是中紀委的處分公開(kāi)后,媒體大加報道,周?chē)呐笥讯嘟o予他同情、勸慰之言,更加重了他這種感覺(jué)。
        一次,陳源潮、程維高和幾個(gè)朋友一起,到皖南游玩。席間,談起被處分之事,程又流露出不滿(mǎn)之意。陳沒(méi)有像慣常那樣勸慰,而是斥責:“處理你是應該的,中央將河北交給你,結果你兵敗。不該嗎?!”
        程維高表示出驚詫。
        陳源潮接著(zhù)分析:“你作為一個(gè)小知識分子,參加工作多年,一帆風(fēng)順,身上帶有毛時(shí)代的痕跡,又有改革開(kāi)放初期敢想敢干的強人風(fēng)格,是一個(gè)過(guò)渡型干部,進(jìn)入河北,還按照過(guò)去的思路開(kāi)展工作,不失敗才怪!”
        聽(tīng)了朋友的痛批,程維高半晌無(wú)言,后來(lái)才回應:“你讓我回屋想想!钡诙,他告訴陳:“你講的還是有道理的!
        “雖然他認為我講的有一定道理,但依照他的脾氣,他認定了的事情,是不會(huì )輕易服輸的!标愒闯闭f(shuō)。
        隨著(zhù)時(shí)間的流逝,尤其是2006年中紀委又宣告“沒(méi)有發(fā)現程維高該負刑事責任”后,程維高“慢慢也想開(kāi)了,人生不就是這個(gè)樣子嗎,還有什么好爭的呢”?漸漸地,他的興趣轉入歷史和裝修家園之中。
        一年春節,他心血來(lái)潮,讓朋友給他講清宮十三朝的歷史,當有朋友講到左宗棠帶著(zhù)棺材打新疆,他“一動(dòng)不動(dòng)地聽(tīng)著(zhù),眼珠子瞪得多大”。那時(shí)候,他才知道,《官場(chǎng)現形記》的作者李伯元,是他的常州老鄉。這讓他感慨:歷史了解得太少,讀書(shū)讀得太少!
        幫助其寫(xiě)回憶錄的清華大學(xué)畢業(yè)的“老王”說(shuō),程維高常沖人發(fā)火,脾氣耿直?墒,從他2005年與其接觸后,五六年時(shí)間,程維高從未向他發(fā)過(guò)火。相反,當程的司機因為看人們都喊“老王”也跟著(zhù)喊時(shí),被程大加訓斥。
        基于這個(gè)語(yǔ)境,談起共事多年的高官們,程維高說(shuō)他佩服的一位是原河南省委書(shū)記楊析綜。究其原因,是楊搬家離開(kāi)河南的時(shí)候,程維高發(fā)現他車(chē)上裝的全是書(shū)――他認定楊是一個(gè)讀書(shū)人。
        
        布衣生活
        
        回到常州后,程維高一度找其商量房子的命名,最后定為“愚園”,自嘲愚笨的意思
        
        程維高的生活慢慢融入常州老人的行列。張佩斐介紹,從政多年,沒(méi)有了相關(guān)部門(mén)匯報情況,程維高依然保留了關(guān)注國家大事的習慣――每天早飯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網(wǎng)瀏覽新聞。
        作為從政五十多年的官員,程維高常說(shuō)的一句話(huà)是:“我16歲參加革命,我們黨、我們黨……”和他相熟的沈向陽(yáng)調侃他:“不是你們黨了,是我們黨!”程略一臉尷尬,隨即大笑:“對,是你們黨!”
        “他和幾個(gè)外孫一起做游戲,兩個(gè)小孩在那里打鬧,他就像個(gè)裁判員。那一刻,他特別的悠閑、放松!鄙蛳蜿(yáng)說(shuō),在他的印象中,從未學(xué)過(guò)高等數學(xué)的程,常掛在嘴邊的兩句話(huà)是:“在人際關(guān)系上,我做模糊數學(xué),干事上,我喜歡微積分”,意味深長(cháng)。
        離開(kāi)河北后,至死,程維高只去過(guò)河北一次。那一次,讓他心中甚感不快――住在賓館的兩天,有部分朋友來(lái)拜訪(fǎng),更多的是避而不見(jiàn)。一位晨練的老人,認出他是程維高后,和他熱情擁抱。這讓他嘮叨好久。
        14年的河北為官,他無(wú)法忘記這個(gè)地方――朋友一起喝酒,他只讓喝河北的板城燒;逢年過(guò)節,他會(huì )拿河北的大紅棗送人。
        他下午常去大眾化的浴室泡澡,一泡一個(gè)下午,幾元錢(qián)一張門(mén)票的那種浴室,和退休下來(lái)的老頭們聊天、侃大山,自得其樂(lè )。
        晚年他的另一個(gè)愛(ài)好,則是延續了當年常州建委主任時(shí)期的毛病,折騰房子――“這里放一個(gè)石頭,那里挖一個(gè)魚(yú)池,甚至連房屋外墻,他都去參考很多園林的建筑樣式,費了不少腦筋,親自畫(huà)圖紙!
        他的鄰居吳先生說(shuō),從其搬進(jìn)小區,幾乎每年都能看到程維高在對房子進(jìn)行改造。起初,房子風(fēng)格是河北的,中間,改為白色的南方樣式,最后,程維高將其徹底修成了江南的園林。
        老友陳源潮回憶,回到常州后,程維高一度找其商量房子的命名,最后定為“愚園”,自嘲愚笨的意思。
        “其實(shí),從一個(gè)角度來(lái)說(shuō),修園他也是在修心!标愒闯闭f(shuō)。
        2008年春節前后,在北京301醫院,程被查出患有肺癌,心情十分沮喪。聞?dòng)嵡巴年愒闯眲衿洳槐匚窇,保守治療看看,“將肺癌當寵物養”。聽(tīng)到此言,程又發(fā)怒了:“胡說(shuō)!腫瘤就是敵人,怎么可以當寵物養?!”
        在北京、上海幾番檢查后,醫生們的建議是:不開(kāi)刀,保守治療。這也促成程維高進(jìn)一步反思當年的做法,“哪里有非此即彼的敵人,當年自己工作狂的風(fēng)格,是否忽略了下屬們的利益呢?”
        
        至死未改
        
        去世16天之前,電話(huà)中,似乎受到一些刺激的他,聲音很大:“沒(méi)有司法獨立,社會(huì )哪里會(huì )得到公正?!”
        
        退休后,在很多常州朋友眼中,程維高依然性情耿直、直率敢言。沈向陽(yáng)說(shuō),他曾問(wèn)程維高一個(gè)問(wèn)題:“你告訴我,在現有體制下,一個(gè)省委書(shū)記權力大到什么程度?副廳以上的領(lǐng)導干部,你個(gè)人能不能說(shuō)了算?”
        程維高的回答是:“絕對沒(méi)有問(wèn)題!我要看中了誰(shuí),一般操作是這樣的,把組織部長(cháng)叫過(guò)來(lái),說(shuō)我上一次在某某地方見(jiàn)到那誰(shuí),感覺(jué)他思路不錯。其他都不要說(shuō),這個(gè)話(huà)朝這個(gè)地方一落,馬上組織部會(huì )按照干部任免的程序去考察,然后會(huì )拿到常委會(huì )上來(lái)討論!
        2001年,李真案發(fā),媒體大幅報道,程維高曾親自寫(xiě)出3萬(wàn)字的材料,上呈中央領(lǐng)導,指出某周刊報道中“有15處地方失實(shí)”。被反駁后,通過(guò)中間人,他又與該周刊主創(chuàng )人員在石家莊協(xié)調。再往前一些,1999年,中央“三講”巡視組到達河北。有人向巡視組反映他的問(wèn)題,他選擇的不是座談與協(xié)商,而是上書(shū)中央、直陳不快,直接激化了和“三講”巡視組的矛盾。
        在事后的回憶文章中,程維高被其定性:“(程維高)歪曲河北三講教育的情況,拒絕領(lǐng)導和群眾的幫助,堅持錯誤,以惡人先告狀的卑劣手段,形式上對抗巡視組及廣大對他提意見(jiàn)的干部、群眾……”
        多年后,程維高自己也在痛苦地反思,認為自己“不夠圓滑”,如果違背性情說(shuō)一些套話(huà),可能什么事情都沒(méi)有了。但更讓他痛苦的是,他無(wú)法拿捏,究竟“是要做人的圓滑,還是要做人的忠誠”?
        最后,他得出的結論是,做人比做官要緊。他說(shuō),我寧可這樣了。
        于是,曾和他在石家莊見(jiàn)面的某周刊記者,2005年趕到常州與他對談。他先是介紹自家別墅的由來(lái),再直接跳到民主問(wèn)題,讓該記者“頗覺(jué)意外”,因為,這與他對程維高的想象“相差太大”。
        記者的問(wèn)題也直截了當:“我在河北采訪(fǎng),多數人都認為你比較霸道,并不民主!”程并未表現出惱怒,回答得也頗坦誠,他說(shuō):“是!我是很霸道。但是,這一切都要放在政治體制上來(lái)觀(guān)察。這個(gè)體制讓我有權力霸道,但是,現在我卻沒(méi)有任何機會(huì )去申訴、去說(shuō)明自己的冤屈!
        那段時(shí)間,程維高自制了一張名片,上面寫(xiě)道: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程維高。熟悉他的沈向陽(yáng)感嘆:一個(gè)七十多歲的老人,用這樣的方式來(lái)表達心里的壓抑,且在有限的范圍內,真的很可憐。再后來(lái),江蘇有媒體對他進(jìn)行報道,他認為報道不實(shí),起初要打官司,后在朋友勸說(shuō)下,再次給中央領(lǐng)導寫(xiě)信,以求公道――“作為一個(gè)公民,我還有自己的人格尊嚴吧!彼@樣說(shuō)。
        當然,石沉大海。
        2007年春節前后,心血來(lái)潮的程維高,自制了一張賀卡,散發(fā)親友,上面寫(xiě)道:“一生大起大落,我無(wú)愧于人民……2003年中紀委認定我違紀,主要錯誤是‘獨斷專(zhuān)行,對于李真犯罪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中紀委主要負責人托人給我講,處理我是從嚴治黨的需要!
        2008年春節后,由于肺癌的緣故,程維高開(kāi)始經(jīng)常和醫院打交道。較真的性格依然處處體現。一次,醫生開(kāi)的藥方中,有一味中藥說(shuō)有毒性,他就拿去化驗,看毒性究竟有多大。結果,消息傳到醫生那里,很多醫生不敢再給他看病。
        2010年12月12日,他去世16天之前,在上海瑞金醫院病床上的他,給常州的一位朋友打去電話(huà)。電話(huà)中,似乎受到一些刺激的他,聲音很大:“沒(méi)有司法獨立,社會(huì )哪里會(huì )得到公正?!”
       。ū疚牡玫匠V荨巴瑢W(xué)會(huì )館”沈忠艱、“左岸公社”馮丹、文化館陳吉安、凌憲松等人幫助,致謝)

      相關(guān)熱詞搜索:程維高 程維高的最后7年 程維高和誰(shuí)是同學(xué) 程維高得罪了誰(shuí)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683300.cc
      很黄很色裸乳视频网站,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免费看,丁香婷婷激情五月,久久免费视频网

      <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