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

      回眸 春風(fēng)里的回答

      發(fā)布時(shí)間:2022-10-27 來(lái)源: 歷史回眸 點(diǎn)擊:

      編者按四月的清華園,春和景明,卉木萋萋;厥滓荒昵,四月的春風(fēng)里,總書(shū)記的殷殷期望與諄諄囑托猶在耳畔。2021年4月19日,習近平總書(shū)記來(lái)到清華大學(xué)考察。在主樓二層展示的學(xué)校近年來(lái)重點(diǎn)教學(xué)科研成果前,總書(shū)記神色欣然,頻頻駐足。“各項事業(yè)欣欣向榮,科研創(chuàng )新成果與國家發(fā)展需要絲絲相扣”“把立德樹(shù)人作為根本任務(wù),把服務(wù)國家作為最高追求”……一字一句,重若千鈞,催人奮進(jìn)。一年來(lái),學(xué)校積極貫徹落實(shí)總書(shū)記重要講話(huà)精神,凝心聚力建設瞄準世界領(lǐng)先水平的大學(xué)創(chuàng )新體系,打造國家戰略科技力量,著(zhù)力解決“卡脖子”技術(shù)難題,在文理醫工等多個(gè)學(xué)科領(lǐng)域取得一系列重要進(jìn)展。讓我們一起走向其中幾項成果的背后,看那些清華人的勇毅和擔當、光榮與夢(mèng)想,聽(tīng)他們如何給這份沉甸甸的囑托以回答。“沒(méi)有經(jīng)驗可學(xué)我們就自己闖出一條路來(lái)”“我國高等教育要立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心懷“國之大者”,把握大勢,敢于擔當,善于作為,為服務(wù)國家富強、民族復興、人民幸福貢獻力量。——習近平總書(shū)記2021年4月19日考察清華大學(xué)時(shí)的重要講話(huà)”山東,石島灣。高溫氣冷堆示范工程主控室里,所有人緊緊盯著(zhù)大屏幕上的各項數據。反應堆輸出核功率,正常。主蒸汽參數和流量,正常。汽輪機帶負荷運轉情況,正常。“倒計時(shí),3—2—1!”電閘合上,核電機組正式并入電網(wǎng),向外輸出了第一度電。這天,是2021年12月20日。終于,三十余年磨一劍的初心凝聚成了一個(gè)堅定的回答。時(shí)間回到世紀之初。核研院高溫氣冷堆科研攻關(guān)的接力棒剛剛交到了張作義手中。2006年,“高溫氣冷堆核電站”作為核電專(zhuān)項的一個(gè)分項,被列入《國家中長(cháng)期科技發(fā)展規劃綱要(2006-2020)》,其工程目標是要建成世界上第一座具有自主知識產(chǎn)權的20萬(wàn)千瓦級模塊式高溫氣冷堆商業(yè)示范電站。張作義被任命為總設計師、專(zhuān)職技術(shù)責任人,在他的老師王大中院士的指導下,和團隊成員一起艱難探索。“世界上第一座”“具有自主知識產(chǎn)權”,兩個(gè)關(guān)鍵詞,背后是無(wú)數難以攀越的險峻高峰。“世界高溫氣冷堆領(lǐng)域最大的發(fā)展瓶頸,就是能夠建設一個(gè)模塊式高溫氣冷堆工業(yè)示范電站。在這個(gè)瓶頸面前,歐洲、日本、美國等國家和地區都做過(guò)大量努力,但其示范工程最終都沒(méi)有開(kāi)工建設。”張作義說(shuō)。這也意味著(zhù),我們是全世界第一個(gè)真正建成工業(yè)規模模塊式高溫氣冷堆核電站的國家?蛇@些發(fā)達國家都不做,難道意味著(zhù)這并非世界前沿的領(lǐng)先技術(shù),而是別人棄置不顧的選擇?并非如此。目前,正是因為看重高溫氣冷堆在高效發(fā)電和工藝熱應用、核能制氫等方面的獨特能力,英美等國家業(yè)已啟動(dòng)相關(guān)項目,展開(kāi)了技術(shù)方案的比選和研發(fā)。從昔日“跟跑”變?yōu)榱私袢?ldquo;領(lǐng)跑”,這條路上我們并不孤獨。然而,面對無(wú)人登過(guò)的頂峰,誰(shuí)能知道路應該怎么走?“作為世界首座,項目在實(shí)施過(guò)程中遇到的困難遠比我當初預計的多出許多。很多時(shí)候,我們都是咬著(zhù)牙往前走。”張作義說(shuō)。“當時(shí)有一個(gè)主設備螺旋管式蒸汽發(fā)生器,我們從設計角度提出了精細的技術(shù)方案交給設備制造廠(chǎng)去做,結果中間有兩三年設備制造進(jìn)展緩慢。‘來(lái)圖加工’的行業(yè)習慣讓制造廠(chǎng)在這個(gè)從來(lái)沒(méi)做過(guò)、工藝要求很高的設備面前犯了難,認為這樣的設備基本不可能制造出來(lái)。”核研院副院長(cháng)、高溫堆重大專(zhuān)項副總師董玉杰介紹。然而,示范工程已經(jīng)開(kāi)工建設,沒(méi)有設備怎么行?“沒(méi)有現成的經(jīng)驗,我們只能自己摸索出一條路來(lái)。”于是,在北京昌平南口的燕山腳下,核研院“200號”基地一個(gè)不大的金工車(chē)間里,設計項負責人吳莘馨和團隊成員、車(chē)間師傅一起想辦法,親自上手,日夜打磨,反復迭代,最終解決了制約蒸汽發(fā)生器制造的螺旋盤(pán)管套裝技術(shù),成功完成了兩個(gè)螺旋盤(pán)管組件的套裝。不僅要自己創(chuàng )新,還要倒逼國內設備制造業(yè)提升創(chuàng )新能力和制造水平。“請廠(chǎng)家來(lái)看的時(shí)候,他們都驚呆了,發(fā)現我們通過(guò)另一種辦法巧妙化解了制造過(guò)程中的難點(diǎn)。”董玉杰說(shuō)。隨后,團隊及時(shí)將研發(fā)的工藝技術(shù)轉化給有關(guān)制造廠(chǎng),最終完成了蒸汽發(fā)生器的制造。就這樣,通過(guò)產(chǎn)學(xué)研協(xié)同攻關(guān),團隊解決了大量技術(shù)和工藝難題,提升了我國高溫氣冷堆成套設備研發(fā)、設計和加工制造能力。5萬(wàn)張圖紙、10萬(wàn)頁(yè)文件,15000多件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chǎn)權的核島設備,包括世界首臺套設備2200個(gè),創(chuàng )新型設備660臺。這個(gè)設備制造國產(chǎn)化率高達93.4%的工程,讓我國系統掌握了商用模塊化高溫氣冷堆技術(shù)。在這樣一個(gè)肯定會(huì )被“卡脖子”的先進(jìn)核能技術(shù)領(lǐng)域,我們提前解決了“卡脖子”技術(shù)問(wèn)題。如今,高溫氣冷堆示范工程正在緊鑼密鼓地籌備滿(mǎn)功率發(fā)電,未來(lái),為工業(yè)園區提供高溫蒸汽和核能制氫項目研發(fā)也將陸續展開(kāi),為“雙碳”戰略的實(shí)施增添強勁的綠色動(dòng)力。2021年11月3日,2020年度國家科學(xué)技術(shù)獎勵大會(huì )在人民大會(huì )堂隆重召開(kāi),王大中院士從習近平總書(shū)記手中接過(guò)了國家最高科學(xué)技術(shù)獎的證書(shū)。他的光榮,也代表著(zhù)三代立志“建堆報國”的清華人,幾百位科學(xué)家,30余年的艱苦奮斗。心懷“國之大者”的眼界與卓識,敢于擔當、善于作為的定力和能力,是他們一生矢志奉獻科研報國的絢爛底色。——自主創(chuàng )新,勇攀高峰,這是他們的回答。在這場(chǎng)沒(méi)有硝煙的交鋒里逆流而上“重大原始創(chuàng )新成果往往萌發(fā)于深厚的基礎研究,產(chǎn)生于學(xué)科交叉領(lǐng)域,大學(xué)在這兩方面具有天然優(yōu)勢。要保持對基礎研究的持續投入,鼓勵自由探索,敢于質(zhì)疑現有理論,勇于開(kāi)拓新的方向。——習近平總書(shū)記2021年4月19日考察清華大學(xué)時(shí)的重要講話(huà)”2020年的冬天似乎格外漫長(cháng)。昔日喧鬧的校園里如今難得尋見(jiàn)人跡,道路上鮮有乘客的巴士在寂寞穿行。天地間安靜得讓人不安。醫學(xué)科學(xué)樓二層的實(shí)驗室,通明的燈火劃破了沉寂的長(cháng)夜。“這里就是一個(gè)沒(méi)有硝煙的戰場(chǎng)。”簡(jiǎn)樸的實(shí)驗室里,清華大學(xué)醫學(xué)院教授張林琦正在和團隊成員們討論如何才能盡快篩選出對抗新冠病毒的“特種兵”——高效單克隆抗體。“那段時(shí)間就像一根皮筋拉滿(mǎn)了,整個(gè)人很焦灼。”張林琦團隊的副研究員張綺說(shuō)。彼時(shí),剛爆發(fā)不久的新冠疫情仍是一個(gè)巨大的未知,所有人心里都繃著(zhù)一根弦,早一天找到抗體,早一天申報審批,就能早一天用于臨床救治。要找到精準打擊新冠的“特種兵”抗體,穩定的評估系統至關(guān)重要。它就像一名能夠給抗體打分的“裁判員”,告訴我們哪些才是我們所需要的、更有效的抗體。在艾滋病等傳染病領(lǐng)域默默耕耘了30余年,長(cháng)期從事冠狀病毒研究的張林琦憑借多年積累的經(jīng)驗和敏銳的判斷,從1月12日中國向世界公布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序列信息的那一天起,就開(kāi)始帶領(lǐng)團隊著(zhù)手搭建一個(gè)針對這一新發(fā)病毒的評估系統。一旦抗體從新冠感染者身上分離出來(lái),他們就可以馬上在提前搭建好的系統中評估和篩選。2020年3月2日,習近平總書(shū)記來(lái)到張林琦實(shí)驗室考察新冠肺炎防控科研攻關(guān)工作,而抗體篩選仍在緊張地開(kāi)展中。“總書(shū)記一來(lái),大家很受鼓舞,但也感受到了更大的責任和壓力。”張林琦說(shuō)。“向科學(xué)要答案、要方法”,總書(shū)記的囑托言猶在耳。3天后,張林琦的實(shí)驗室就爆發(fā)出一陣歡呼——“特種兵”抗體找到了!然而,找到抗體只是藥物研發(fā)萬(wàn)里長(cháng)征的第一步。在等待臨床試驗結果的每一天里,張林琦懸著(zhù)的心始終沒(méi)有放下過(guò)。“每一次病毒發(fā)生變異,我們都擔心抗體藥物會(huì )失效。但每一次結果證實(shí)抗體仍然有很好的活性,我們的心里就又踏實(shí)了一些,信心又增加了一份。”張林琦說(shuō)。2021年12月8日,消息傳來(lái)。由張林琦教授團隊、生命學(xué)院王新泉教授團隊與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張政教授團隊、騰盛華創(chuàng )醫藥技術(shù)(北京)有限公司共同研發(fā)的抗新冠病毒抗體組合藥物,正式被中國藥監局批準上市。它是我國首個(gè)自主研發(fā)的抗新冠病毒抗體藥物,能降低新冠患者住院率、死亡率80%以上,通過(guò)一次靜脈滴注可立即起效。盡管如此,面對變化多端的病毒,張林琦仍然做好了隨時(shí)一切歸零的準備,“這在科學(xué)研究中時(shí)有發(fā)生,我們只能接受和尊重科學(xué)就是如此,在無(wú)數被打擊、被摧毀的前提下,撣撣土、抹抹汗繼續往前走。”即使屢戰屢敗,也要屢敗屢戰。這是科學(xué)家們的“固執”,也是他們對于科學(xué)的信念與信心;仡櫼宦纷邅(lái)的崢嶸歲月,從2007年實(shí)驗室建立至今,張林琦團隊系統建立和優(yōu)化了多個(gè)病毒學(xué)和免疫學(xué)的平臺技術(shù),為應急投入新冠研究奠定了堅實(shí)的基礎。然而,除了長(cháng)期耕耘的積淀,如果沒(méi)有交叉合作攻關(guān)與多方共同努力,這場(chǎng)仗,他們不會(huì )“來(lái)即能戰”,而且打得這么漂亮。張林琦說(shuō),從醫院臨床研究,到學(xué);A研究,再到企業(yè)藥物研發(fā),這不是傳統的接力賽,而是一場(chǎng)多方一起跑的接力賽,“用近乎平行性取代了時(shí)序性”。就像冰雪運動(dòng)里的短道速滑接力,當運動(dòng)員正在跑道上奮力滑行時(shí),接力的隊友不是在前方佇立等待,而是在跑道內一起奔跑,隨時(shí)準備無(wú)縫銜接,接棒上陣。600多天的馬不停蹄、日夜兼程,以往抗體藥物從研發(fā)到上市常常需要10年甚至更久,而他們,只用了20個(gè)月?贵w藥物上市或許只是這個(gè)故事的開(kāi)始。目前,張林琦團隊仍在進(jìn)行突變株研究和對病毒有更強抑制力的納米抗體及其他人源抗體研究,進(jìn)一步挖掘有效性、廣譜性、持久性更強的“備胎”抗體,同時(shí)開(kāi)展具有更強保護力的新一代疫苗研究。“百舸爭流,奮楫者先;千帆竟發(fā),勇進(jìn)者勝。”取得世界領(lǐng)先成果的張林琦團隊和他的合作伙伴們,始終保持著(zhù)知難而進(jìn)的姿態(tài),在探索未知的浪潮中,逆流而上,在攻克疾病的險灘中,奮楫篤行。專(zhuān)撿最硬的骨頭啃,專(zhuān)挑最難的問(wèn)題上——這是他們的回答。時(shí)代之問(wèn),中國答卷“要堅持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教育發(fā)展道路,充分發(fā)揮科研優(yōu)勢,增強學(xué)科設置的針對性,加強基礎研究,加大自主創(chuàng )新力度,并從我國改革發(fā)展實(shí)踐中提出新觀(guān)點(diǎn)、構建新理論,努力構建中國特色、中國風(fēng)格、中國氣派的學(xué)科體系、學(xué)術(shù)體系、話(huà)語(yǔ)體系。——習近平總書(shū)記2021年4月19日考察清華大學(xué)時(shí)的重要講話(huà)”“一個(gè)幽靈,共產(chǎn)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徘徊。”這是《共產(chǎn)黨宣言》開(kāi)篇的第一句,與那句“全世界無(wú)產(chǎn)者,聯(lián)合起來(lái)!”的口號一樣為人所熟知。但你可能不知道,這句話(huà)最早的中文翻譯是“有一個(gè)怪物在歐洲徘徊著(zhù),這怪物就是共產(chǎn)主義。”這是1920年8月出版的陳望道翻譯的《共產(chǎn)黨宣言》。它是《共產(chǎn)黨宣言》的首個(gè)中譯本,也是國內第一部完整的中文版馬克思主義經(jīng)典論著(zhù)。在這之后,還有博古翻譯的“一個(gè)幽靈在歐羅巴躑躅著(zhù)——共產(chǎn)主義底(的)幽靈。”成仿吾、徐冰翻譯的“一個(gè)巨影在歐羅巴躑躅著(zhù)——共產(chǎn)主義底(的)巨影。”陳瘦石翻譯的“一個(gè)精靈正在歐洲作祟——共產(chǎn)主義的精靈。”……每一處遣詞造句,都包含了譯者對共產(chǎn)主義的態(tài)度及對其處境的理解。無(wú)論是“怪物”還是“巨影”,都無(wú)法媲美“幽靈”在表現當權者印象中共產(chǎn)主義“有魂無(wú)形、琢磨不定”上的準確生動(dòng),其中透露的一絲怯意,正體現了共產(chǎn)主義初具規模時(shí)散發(fā)出的潛在震懾力。“這是目前被認為最準確、最權威的翻譯。”《馬克思主義經(jīng)典文獻傳播通考》叢書(shū)主編、清華大學(xué)馬克思主義學(xué)院特聘教授楊金海說(shuō)。2400多萬(wàn)字、100余位專(zhuān)家學(xué)者與編輯團隊共同完成,清華大學(xué)馬克思主義學(xué)院攜手遼寧出版集團,經(jīng)過(guò)四年多的努力,在2021年4月順利完成《馬克思主義經(jīng)典文獻傳播通考》(下稱(chēng)《通考》)整整100卷的編寫(xiě)和出版工作。叢書(shū)收集、整理、考證了1949年以前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的主要經(jīng)典文本,對這些著(zhù)作的版本、譯文進(jìn)行逐本考證研究、比較分析。它不僅會(huì )告訴你每一本經(jīng)典著(zhù)作背后的故事,還能通過(guò)對翻譯、術(shù)語(yǔ)發(fā)展變化的比較,展現從五四運動(dòng)到新中國成立期間中國人如何一步步學(xué)習、理解、接受、運用馬克思主義的歷程。在慶祝中國共產(chǎn)黨成立100周年大會(huì )上,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中國共產(chǎn)黨為什么能,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為什么好,歸根到底是因為馬克思主義行!”馬克思主義為什么行?要回答好這個(gè)問(wèn)題其實(shí)并不容易。這需要深刻理解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及其中國化的過(guò)程,而理解需要通過(guò)一定的載體和線(xiàn)索,馬克思主義經(jīng)典著(zhù)作就是打開(kāi)馬克思主義思想大門(mén)的鑰匙。以通考這種方法對百年來(lái)中文版的馬克思主義經(jīng)典文獻進(jìn)行考據和整理性研究,這還是第一次。“理論學(xué)習不能停留在抽象的概念上。”《通考》叢書(shū)主編、清華大學(xué)馬克思主義學(xué)院院長(cháng)、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研究院院長(cháng)艾四林說(shuō)。“為什么我們說(shuō)馬克思主義是非常具像的?一是實(shí)踐上,中國共產(chǎn)黨的百年歷史,是馬克思主義同中國實(shí)際相結合的歷史,也是馬克思主義經(jīng)典文獻在中國不斷傳播推廣的歷史。二是理論上,從毛澤東思想一路發(fā)展到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黨的理論創(chuàng )新見(jiàn)證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不斷發(fā)揚創(chuàng )新的歷程。三是著(zhù)作上,馬克思主義的經(jīng)典文獻著(zhù)作是如何翻譯過(guò)來(lái)并且一步步為中國人所理解接受的,正是馬克思主義不斷中國化的具體例證。這些都在《通考》中完整、詳實(shí)地展現了出來(lái)。”“在當前的時(shí)代變局下,很多重大問(wèn)題的答案沒(méi)有辦法從書(shū)本中找到;中國獨創(chuàng )的實(shí)踐和經(jīng)驗,也沒(méi)有辦法套用西方的理論。我們只能通過(guò)構建具有中國特色、中國風(fēng)格、中國氣派的理論體系來(lái)給出答案。”艾四林說(shuō)。既有優(yōu)秀傳統文化,又有中國現實(shí)實(shí)踐;既繼承發(fā)揚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又面向時(shí)代命題引領(lǐng)時(shí)代發(fā)展。“既循源頭,又立潮頭,這樣的思想才是管用的,否則它就只是一個(gè)不結果實(shí)的花朵。”艾四林說(shuō)。2021年,在第一套《通考》100卷的基礎上,第二套《馬克思主義經(jīng)典文獻世界傳播通考》100卷的編寫(xiě)出版工作也正式啟動(dòng),并將于近期推出第一批20卷,獻禮黨的二十大。未來(lái)幾年,我們還將看到第三套100卷通考問(wèn)世,探尋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在世界傳播的歷程。正本清源、去偽存真,回答實(shí)踐中提出的問(wèn)題,回答理論發(fā)展中遇到的問(wèn)題。從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到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傳向世界,《通考》所展現的,是我們黨守正創(chuàng )新之路的縮影。它是我們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生動(dòng)體現,更是在努力告訴世界——時(shí)代之問(wèn),我們有中國的回答。謀定而后動(dòng)。2021年底,《清華大學(xué)2030創(chuàng )新行動(dòng)計劃》正式啟動(dòng)實(shí)施,將集全校之智、匯內外之力,努力提升原始創(chuàng )新能力,完善以健康學(xué)術(shù)生態(tài)為基礎、以有效學(xué)術(shù)治理為保障、以產(chǎn)生一流學(xué)術(shù)成果和培養一流人才為目標的大學(xué)創(chuàng )新體系,積極發(fā)揮優(yōu)勢攻克一批“卡脖子”的關(guān)鍵核心技術(shù),服務(wù)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前望雄關(guān)漫道,齊心邁步再越。面向未來(lái),清華人將會(huì )以更加自信從容的姿態(tài),創(chuàng )造出更多與國家發(fā)展需要絲絲相扣的成果,勇挑民族偉大復興的重任,不負祖國和人民的期望,給出屬于時(shí)代的一份響亮回答!瘛瘛裎模裁葓D片來(lái)源 | 新華社排版 | 安妮校對 | 龔昕冉編輯 | 趙姝婧★精彩回顧★▲回眸 | 以美為媒,奮力往前跑▲回眸 |&nbsp;您的囑托,我們的承諾▲致國旗,致人民,致青春▲回眸| 這一年,“無(wú)體育,不清華”的故事由他們書(shū)寫(xiě)清華大學(xué)版權所有,聯(lián)系郵箱thuxwzx@tsinghua.edu.cn你“在看”我嗎

      相關(guān)熱詞搜索: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683300.cc
      很黄很色裸乳视频网站,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免费看,丁香婷婷激情五月,久久免费视频网

      <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