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

      王建勛:再說(shuō)“孫大午案”

      發(fā)布時(shí)間:2020-06-15 來(lái)源: 美文摘抄 點(diǎn)擊:

        

        《祖國,我對你意見(jiàn)太多》

        

        祖國

        我對你意見(jiàn)太多

        請不要怪我

        因為你的丑陋

        代表著(zhù)我

        祖國

        我對你意見(jiàn)太多

        請不要怪我

        因為我是你忠實(shí)的兒子

        你可以任意折磨我

        祖國

        我對你意見(jiàn)太多

        請不要怪我

        因為我理解你

        你可以不理解我

        祖國

        我對你意見(jiàn)太多

        請不要怪我

        我愿意你十全十美

        因為你就是我

        祖國

        我對你意見(jiàn)太多

        請不要怪我

        因為我不能改變

        我就是我

        孫大午  

        2008年8月23日

        

        孫大午的這首意見(jiàn)詩(shī),是我在他成詩(shī)一個(gè)月后的一次午飯上聽(tīng)他朗誦的。這個(gè)易水河畔54歲的剛烈漢子,酒后更顯豪邁與悲愴。其時(shí),站得筆管條直的身軀微微發(fā)顫,兩只大手緊緊按住桌沿兒,臉向上翹,被血色漲得通紅,眼眶中的淚逐漸盈余,又順頰而下,吧嗒吧嗒地砸在塑料桌面上。他旁若無(wú)人地盡量發(fā)泄著(zhù)自己胸中長(cháng)期郁結的憤懣,聲蕩四壁,干云裂帛。此情此景,正應了那句老話(huà):“燕趙多慷慨悲歌之士”。5年前的那場(chǎng)官司并沒(méi)有改變孫大午的人生信條,現在他依然固守著(zhù)“我就是我”。

        

        “少接觸媒體”

        

        2003年春天,正當全國人民與“非典”惡魔和企圖遮掩它的人禍進(jìn)行殊死搏斗的當口,孫大午禍不單行,比絕大多數人更下了一層地獄——關(guān)進(jìn)死刑犯牢房。157天后,2003年10月30日,孫大午被河北省徐水縣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條、第七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有限公司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罰金三十萬(wàn)元。

        “(罰金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繳清。)

        “二、被告人孫大午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
      罰金十萬(wàn)元。

        “(緩刑考驗期自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罰金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繳清。)”

        11月1日,孫大午終獲自由。4日,徐水縣縣委書(shū)記率縣長(cháng)、縣政法委書(shū)記、縣法院院長(cháng)、縣檢察院檢察長(cháng)、縣公安局局長(cháng)、縣人行行長(cháng)等一干人宴請孫大午。這位縣委書(shū)記的祝酒辭是:“……大午,給你提三點(diǎn)希望:第一點(diǎn),希望你正確對待這次對你的訴訟;
      第二點(diǎn),希望你正確對待參加訴訟的這些人和單位,今天告你的人、抓你的人、批捕你的人、判你的人都來(lái)了……第三,希望你回來(lái)以后繼續把企業(yè)搞好,少接觸媒體。你接觸媒體,你說(shuō)你有罪,個(gè)人形象不好;
      你說(shuō)你無(wú)罪,政府形象不好!

        這位中共徐水縣委書(shū)記“大棒”后的“胡蘿卜”中為什么如此忌憚新聞媒體呢?45年前,毛澤東跑到徐水縣大力宣傳、推廣他的人民公社,如若沒(méi)有《人民日報》等新聞單位的推波助瀾,默默無(wú)聞的小小徐水縣怎么能從全國近2000個(gè)縣中脫穎而出、一步登天呢?其影響延宕至今——在政治學(xué)、當代史學(xué)、社會(huì )學(xué)等學(xué)科論及人民公社時(shí),徐水縣的貢獻可謂大矣,功不可沒(méi),時(shí)常被論者提起。孫大午的出獄,也與新聞媒體的關(guān)注不無(wú)關(guān)系。這位縣委書(shū)記在“孫大午案”的社會(huì )較量中,一定切身感受到了輿論的壓力,否則,他不會(huì )在那次壓驚宴上口出此言。

        11月11日,“孫大午案”一審判決10天后,因事先與法院達成協(xié)定,孫大午放棄上訴,“判三緩四”的“緩刑考驗期”開(kāi)始計算。這天,香港鳳凰衛視的曾子墨小姐跑到大午莊園來(lái)對孫大午進(jìn)行采訪(fǎng),隨后制作的兩集節目《逃出囹圄的孫大午》在該臺播出后,社會(huì )反響不小。我在看了曾子墨的節目后,曾請一位電視編導轉達我對這位新聞后進(jìn)的敬意,并把這兩期節目?jì)热菖R時(shí)插入我的講義中,講給學(xué)生們聽(tīng)。從2003年5月27日上午孫大午被這位剛上任不久的縣委書(shū)記設計騙到徐水縣城鴻雁大酒店被捕開(kāi)始,經(jīng)濟學(xué)、法學(xué)等領(lǐng)域的學(xué)術(shù)界各方人士紛紛不平則鳴,從不同的專(zhuān)業(yè)角度奮起聲援。自7月2日《南方都市報》和《新聞周刊》進(jìn)入大午集團采訪(fǎng)始,《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人民日報》、新華社、《南風(fēng)窗》、中央電視臺、《光明日報》、《人民政協(xié)報》,以及《澳大利亞人報》、《南華早報》、《金融時(shí)報》、《法國解放報》、《華盛頓郵報》、挪威國家廣播電臺、《悉尼先驅導報》、《今日美國》等眾多國內外新聞機構先后涌進(jìn)大午集團,把現場(chǎng)抓到的第一手新聞素材編發(fā)出去,傳遍全球。新媒體的新浪、搜狐也從網(wǎng)上及時(shí)跟進(jìn)。這些平面和立體媒介的強烈關(guān)注,仗義執言,其立場(chǎng)和傾向自然與徐水縣當局不同。我不知道這些來(lái)自外界的呼聲,對幾個(gè)月后的“判三緩四”影響力占幾成,但肯定在那位縣官的腦袋里留下了深刻印象,否則,他對媒體的惕怵也不會(huì )如此強烈了。新聞媒介對執政黨的監督由此略見(jiàn)一斑。這是一個(gè)大題目,也不是本文主旨,且按下不表。

        

        “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上節節引的“河北省徐水縣人民法院(2003)徐刑初字第192號刑事判決書(shū)”中,給孫大午和大午集團坐實(shí)的罪名是“……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2003年9月30日,河北省徐水縣人民檢察院向徐水法院提請的“徐檢刑訴(2003)110號起訴書(shū)”中,對孫大午和大午集團提起公訴的罪名也是這條,一字不差。

        “中國人民銀行徐水縣支行徐銀移字(2003)第1號移送案件通知書(shū)”中,提請徐水縣公安局對大午集團“依法立案偵查”的也是同樣的罪名——“我支行初步認定該公司涉嫌變相吸收公眾存款!表槺闾峒,徐水縣人行的這份“移送案件通知書(shū)”,落款時(shí)間為“2003年5月27日”,孫大午赴“鴻門(mén)宴”被誘捕的時(shí)間正是這一天的上午10時(shí)許。徐水縣的兩個(gè)科級單位在“孫大午案”的銜接處理上,速度之快,效率之高,內中蹊蹺,耐我尋味。

        徐水縣人民檢察院的指控和該縣人民法院的判決中所謂大午集團“以高于銀行同期利率的方式,吸收公眾存款”罪名,實(shí)在荒唐。1991年7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干意見(jiàn)》中的第六條明言:“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性借貸利率不得高于國家銀行同類(lèi)貸款利率的4倍!薄吨袊嗣胥y行關(guān)于取締地下錢(qián)莊及打擊高利貸行為的通知》第三條進(jìn)一步具體明確了這個(gè)“4倍說(shuō)”:“民間個(gè)人借貸利率由借貸雙方協(xié)商確定,但雙方協(xié)商的利率不得超過(guò)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金融機構同期、同檔次貸款利率的4倍!睆男焖h法院“經(jīng)審理查明”的大午集團財務(wù)部門(mén)與大午集團職工及周邊村民簽訂的1627單“借款憑證”和“借據”中,大部分利率都是央行貸款利率的1倍多,沒(méi)有超過(guò)2倍的。那么,在徐水縣人民檢察院的起訴書(shū)和前引的徐水法院判決書(shū)中,為什么都在“高于”兩字后面不約而同地避開(kāi)具體倍數不談呢?法律文書(shū),人命關(guān)天。兩個(gè)縣級執法、司法機關(guān)出具的法律文書(shū)同時(shí)在關(guān)節點(diǎn)巧妙地模糊處理,是主觀(guān)故意,還是疏忽大意?把“法盲”這頂帽子扣在包括徐水縣公安局在內的基層執法、司法機構頭上,是令人不可理喻的笑談,更何況那位主訴“孫大午案”的徐水縣女檢察長(cháng)還曾“榮獲”全國十大杰出檢察長(cháng)的稱(chēng)號!

        判孫大午和他的企業(yè)“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徐水縣法院依據的是我國現行《刑法》第176條:“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二萬(wàn)元以上二十萬(wàn)元以下罰金;
      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wàn)元以上五十萬(wàn)元以下罰金!

        “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與合法的、并且在公序良俗中既合情又合理的民間借款區別在哪里呢?罪與非罪的界限應以什么為限?《刑法》第176條中關(guān)于罪名的構成要件并不像后面的量刑那樣表述得清晰明確,便于操作,我這個(gè)外行也沒(méi)有查檢到最高法的相應司法解釋。孫大午從1985年集資一萬(wàn)元起家,在徐水縣郎五莊村西一塊叫做“憋悶疙瘩”的荒灘上,和他的夫人劉會(huì )茹胼手胝足、櫛風(fēng)沐雨苦干了18年,到2003年他入獄時(shí)止,建成了一個(gè)擁有十幾個(gè)企業(yè)、近2000名職工,一所3000名師生的大午中學(xué),總資產(chǎn)2.3億元的大午莊園。期間,孫大午沒(méi)有從國有金融機構貸到過(guò)一分錢(qián),企業(yè)由小到大、由弱到強的逐步發(fā)展所必備的本金和流動(dòng)資金,都是靠企業(yè)自己籌措和自我滾動(dòng)積聚起來(lái)的。在他的“自我滾動(dòng)”中,有一種互惠互利的方式。如飼料公司必需的原料玉米,國家收購價(jià)是每斤7毛錢(qián),大午集團卻以每斤8毛錢(qián)的高價(jià)計收。對一些不急等現金用的農民,大午集團便以借或存的形式記賬,一定期限后連本帶息一起償還,償還的年息是4.5厘,而同期央行公布的定期存款年息是2.2厘。大午集團的職工都是本鄉本土的農民,他們的家庭收入主要就靠工資和土里刨食賣(mài)點(diǎn)糧。大午集團的玉米收購價(jià)和借款年息都高于國家牌價(jià),職工和他們的家屬當然愿意把玉米或玉米款借或存入大午集團了。非大午集團職工的周邊村民聞知這個(gè)好消息,誰(shuí)又不想多吃口肉呢?企業(yè)發(fā)展所需的流動(dòng)資金,就這樣源源不斷地淌入了孫大午的口袋里。趨利性是動(dòng)物本能,人更是如此,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正所謂“君子愛(ài)財,取之有道”。孫大午和他的企業(yè)靠著(zhù)自己善良本性長(cháng)期形成的牢固信譽(yù),贏(yíng)得了老百姓的信任和支持。大午集團公司也由此得到了企業(yè)發(fā)展必不可少的流動(dòng)資金。如此兩全其美的互惠互利方式,卻被定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嚴重擾亂了金融秩序”

        

        本節小標題還是引自徐水縣人民法院對“孫大午案”的刑事判決書(shū)中。

        現代社會(huì )成熟、穩定的標志之一就是秩序。與我國其他行業(yè)一樣,金融秩序的逐步建立與穩定運行,是國家長(cháng)治久安、人民安居樂(lè )業(yè)的基本保證,是啟動(dòng)政治體制改革、維持國民經(jīng)濟繼續發(fā)展、穩定社會(huì )大局的重要前提。金融秩序的構成,除了現有的各級各類(lèi)大小銀行和國家頒布的金融法規外,公民之間的私人金融活動(dòng)和民間約定俗成的金融交易方式也應該是社會(huì )主義初級階段中國金融秩序的組成部分之一。不能因民間金融運轉的草根、粗糙、分散和勢單力薄就忽視它,直至野蠻打擊、粗暴壓迫。也不能因民間融資出現了詐騙,就把它列入取締之列;
      就像不能因國有銀行近些年來(lái)屢發(fā)不止的內部金融犯罪,就把它停業(yè)一樣。

        基于此理,“孫大午案”的所謂“嚴重擾亂了金融秩序”,就是“欲加之罪”的“何患無(wú)詞”了。

        首先,大午集團向內部職工和周邊村民借款,是它迫不得已的賠本買(mǎi)賣(mài)。我說(shuō)它“賠本”,是指付給農民的利息高于國家銀行的1~2倍;
      說(shuō)它“迫不得已”,是指如上一節所述,孫大午在2003年案發(fā)前的18年里,不是沒(méi)有企圖向國有銀行貸款,卻因手續繁雜、條件苛刻,從未成功。大午集團的飼料公司,有一次購買(mǎi)玉米,恰逢一單價(jià)格合適的,但人家要現金。飼料公司籌措后尚缺100萬(wàn)元,于是,飼料公司的人手持一張大午集團在徐水縣農業(yè)銀行存有200萬(wàn)元的定期存單去跑抵押貸款。農行卻說(shuō),這張存單差3個(gè)月才到期,如欲質(zhì)押,須你孫大午全家每人簽署同意意見(jiàn),然后再經(jīng)大午集團董事會(huì )每個(gè)成員簽字,我們銀行的規定就是這樣。孫大午搞企業(yè),成功的條件之一就是他有過(guò)人的精明。錙銖必較是每個(gè)商人必備的性格要素。孫大午他不知道向公司職工和周邊村民借款要付高息?他會(huì )算不清200萬(wàn)元一年的息差一倍他要多掏4600塊??jì)杀毒褪蔷徘Ф?而這僅僅是大午集團下屬十幾個(gè)企業(yè)之一的飼料公司一年幾十次進(jìn)料中的一次。當然,孫大午的這類(lèi)賠本生意,客觀(guān)上造福了一方,施惠于百姓。但從主觀(guān)上說(shuō),卻是主流金融秩序不容納的。

        其次,大午集團向內部職工和周邊村民借錢(qián),規模不大,數量有限,比例適中,有借有還,而且完全是用于生產(chǎn)性經(jīng)營(yíng)。徐水縣人民法院對“孫大午案”的刑事判決書(shū)中認定:“……向社會(huì )公眾變相吸收存款1627單13083161元,涉及611人……”。1308萬(wàn)元的借款,對一家總資產(chǎn)2.3億元(未經(jīng)相關(guān)權威機構評估)的企業(yè)來(lái)說(shuō),負債率不到6%,比例不大,實(shí)屬正常。這1308萬(wàn)元借款,且不說(shuō)對全國、河北省的宏觀(guān)經(jīng)濟,就是對保定市、徐水縣的微觀(guān)經(jīng)濟,也構不成“擾亂”,更談不上“嚴重”。

        種禽公司是大午集團下屬的主力創(chuàng )利單位。1985年孫大午就是靠養1000只雞、50頭豬起家的。種禽專(zhuān)家宮桂芬經(jīng)過(guò)20多年選育培養的京白939原種雞,當年國家曾撥款2000萬(wàn)元給北京原種雞場(chǎng),結果打了水漂;
      孫大午投入300萬(wàn)元就把它搞成了,買(mǎi)斷后更名為大午京白939,暢銷(xiāo)15個(gè)省的106個(gè)縣。1995年,孫大午被評為“河北省養雞狀元”,后被選為保定市禽蛋產(chǎn)業(yè)聯(lián)合會(huì )理事長(cháng)。2005年,孫大午在大午莊園首倡成立了全國養雞聯(lián)盟;
      2007年5月,他成為這個(gè)民間組織的盟主。且不說(shuō)整個(gè)大午集團,僅就它下屬的這個(gè)種禽公司而言,把民間的散閑資金相對集中起來(lái)完成一項高科技項目,怎么就“嚴重擾亂了金融秩序”?(點(diǎn)擊此處閱讀下一頁(yè))

        更何況這1308萬(wàn)元借款還是整個(gè)大午集團“從2000年1月至2003年5月間”(徐水縣人民法院“經(jīng)審理查明”)陸續借的。孫大午和他的集團公司不但沒(méi)有擾亂什么秩序,反而在為安天下、穩民心,打破城鄉二元化結構,向城鄉社會(huì )經(jīng)濟一體化靠攏等方面做出了良性探索。孫大午的經(jīng)濟實(shí)踐,比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梁漱溟、晏陽(yáng)初們先后依靠政府撥款和外國財團資金搞的鄉村建設更貼近實(shí)際,更為成功,因而也更具有在我國北方農村推而廣之的典型意義。

        再次,大午集團向內部職工和周邊村民長(cháng)期籌款并且成功,是因為債主們相信你孫大午和大午集團既跑不了和尚也跑不了廟。孫大午家世代祖居徐水縣郎五莊,1954年他出生在冀中平原的這塊碟形洼地上。光緒三十三年(1908年)的徐水縣志把郎五莊寫(xiě)作“狼虎莊”,當地人叫它“狼窩莊”。狼虎也好,狼窩也罷,是說(shuō)百多年前當地居民狠勇、剽悍?還是指自然環(huán)境的荒蠻、兇險?無(wú)考。華北農村,民風(fēng)原本淳厚,至今仍有緒風(fēng)流韻。農民愿意把錢(qián)借給孫大午,除了本節前面說(shuō)過(guò)的利息高這個(gè)原因外,債主們最主要的考慮還是基于這樣兩個(gè)看得見(jiàn)、摸得著(zhù)的實(shí)實(shí)在在的事實(shí):孫大午和他的父母、弟弟們的人品鄉親們信得過(guò);
      孫大午和他的公司團隊的業(yè)績(jì)街坊四鄰無(wú)人能敵。2003年“孫大午案”爆發(fā)之前的18年,人們之所以陸續把1308萬(wàn)元借給大午集團,目的非常直白——為了錢(qián)生錢(qián)。因為無(wú)論存在國家銀行還是自己去干,都不如借給孫大午獲利高且穩。2003年“孫大午案”案發(fā)后至今的5年,大午集團的職工和四鄰八村的人還在給大午集團繼續“輸血”,難道他們都瘋了?民風(fēng)淳樸與呆傻可不是一回事,孫大午也沒(méi)有趙本山式的忽悠能耐,但這個(gè)政府法辦過(guò)的“壞人”,法院鎮壓過(guò)的刑余分子,成百上千的莊稼人就是相信他!在“孫大午案”中,中共徐水縣委的赫赫權威,縣人民法院代表的法律尊嚴,在農民的眼里一錢(qián)不值。農民用無(wú)言的有效行為,真誠地表達了自己的鄭重選擇。擴而大之,如果中國各級政府和大大小小的官員們都能獲得他們治下的百姓信任,一言九鼎,一呼百諾,社會(huì )大局還愁不穩定嗎?

        最后,所謂“嚴重擾亂了金融秩序”,反映了當權者、司法人頑強保護金融壟斷的決心和意志。而這種偏狹和執拗是與前不久剛剛頒布的《反壟斷法》的法理精神背道而馳的,是與沸騰、鮮活的經(jīng)濟生活格格不入的。中小企業(yè),尤其是私營(yíng)中小企業(yè)貸款難,是一個(gè)有些年頭的老話(huà)題了。任何社會(huì )形態(tài)的國家,中小企業(yè)都是它的重要經(jīng)濟支柱;
      而20多年前異軍突起的私營(yíng)中小企業(yè)更是占據了我國企業(yè)的大半江山。我國國家金融機構對私營(yíng)中小企業(yè)的傲慢和漠視,是傳統意識形態(tài)對金融業(yè)強行侵入的結果。政治體制改革一天不啟動(dòng),金融機構的服務(wù)對象單一和服務(wù)質(zhì)量低下就一天得不到改善。以“孫大午案”為代表的、廣泛活躍于民間的所謂“非法”金融市場(chǎng),準確地反映了廣大私營(yíng)中小企業(yè)主和無(wú)數儲民對現行金融壟斷狀態(tài)的強烈不滿(mǎn)。金融壟斷下形成的金融秩序,已因它的低效率、不專(zhuān)業(yè)對我國經(jīng)濟發(fā)展和社會(huì )進(jìn)步造成了阻礙。前幾年國有銀行高達百分之二十幾的呆壞賬,人為剝離后仍不能持平,再由國務(wù)院撥款幾千億元去填陷。前不久,在美國黑石公司、“兩房”等案中,中國損失了多少億美元?剛剛在美國金融海嘯中,又有中國的多少億美元不見(jiàn)了?至今沒(méi)有看到央行、銀監會(huì )或中投公司的誰(shuí)站出來(lái)予以說(shuō)明。難道這些“敗家”行為不是對我國金融秩序的嚴重干擾?美國政府上個(gè)月對它提出的7000億美元救市計劃,交付參眾兩院去決定。我們呢?前些年在國內外進(jìn)行重大金融項目投資時(shí),事先沒(méi)聽(tīng)說(shuō)請全國人大財經(jīng)委審議,惡果造成后也沒(méi)有問(wèn)責制的懲罰,卻偏偏抓住一個(gè)并沒(méi)有“竊購”的孫大午來(lái)“誅”,本末倒置了。

        

        幾點(diǎn)思考

        

        5年前的“孫大午案”,當時(shí)曾鬧得紛紛攘攘,幾成國際新聞。5年后,當事者雙方和當年廁身其間的各方人士表面上都歸于靜寂,各自埋頭干自己的事去了,“悶聲發(fā)大財”。實(shí)則不然。改革開(kāi)放30年來(lái),圍繞“三農”問(wèn)題累積的諸多矛盾,已到了如上個(gè)月山西襄汾尾礦庫發(fā)生潰壩前的危急當口,而孫大午和他的“大午模式”對進(jìn)一步深化農村體制改革極具參考、借鑒和研討價(jià)值。

       。ㄒ唬⿲O大午的“血”論。

        當鋪、錢(qián)莊、銀號、賬局和票號,這些我國歷史上的民間金融機構,在它們存續和輝煌的時(shí)候,吸收吐納了大量的民間游資,特別是農村的閑散資金。直到清末民初被歐美銀行擠垮為止,它們?yōu)橹袊?jīng)濟發(fā)展做出了巨大貢獻。作為它們的余緒,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在華北農村,曾存在一種叫做“爆股”的草根金融組織,其運作形式,與現代股份制銀行頗為相近。孫大午說(shuō),他小時(shí)候聽(tīng)他父親孫凱說(shuō)過(guò)。孫大午認為,這種把農民的錢(qián)相對集中起來(lái),又反作用于農民、農業(yè)、農村的形式不錯;
      而如把錢(qián)存到國有銀行或農村信用社,將被輸往城市了。2006年4月15日,他在中國農大的一個(gè)論壇上說(shuō),“農村信用社、合作社,實(shí)際上是國家金融從農村吸取資金的渠道,有虹吸效應,起的是抽水機的作用”。寫(xiě)此文的前一個(gè)月,他更為偏激地對筆者說(shuō),這是抽農村的“血”,給城市“輸血”,結果是貧者愈貧,富者愈富,城鄉差別的鴻溝想填平?門(mén)兒也沒(méi)有!他的統計是:“農村不缺資金。以河北省為例,全省農村存款有2000億,河北省約有5萬(wàn)個(gè)村莊,平均每個(gè)村莊存款就有400萬(wàn),但這些錢(qián)大都用于建設大城市了!睂O大午是一個(gè)極固執的人,他的這番“血”論由來(lái)已久,早在1998年12月14日,他在中南海就完整地表達過(guò)了。那是在國務(wù)院第三會(huì )議室召開(kāi)的一個(gè)研究如何開(kāi)拓農村市場(chǎng)的會(huì )上,他疾呼:“應該重新認識農村的民間借貸,讓農村、農民有一個(gè)自己‘造血’自己用的機制。這樣,有利于農業(yè)產(chǎn)業(yè)化經(jīng)營(yíng)!

        “自己用”,是把“血”留下。孫大午的“造血”、“留血”認識,是他從23年苦心經(jīng)營(yíng)大午集團的艱難歲月中琢磨出來(lái)的“血的經(jīng)驗教訓”。為此,他不惜以身試法,“雖九死猶不悔”。其志可嘉,其行卻大可商議。眾所周知,資本的本質(zhì)就是流動(dòng)。在經(jīng)濟全球化的今天,資本流動(dòng)的規模和速度日新月異,鼠標一點(diǎn),黃金萬(wàn)兩。世界金融市場(chǎng)的日趨集成化,在這次從美國引發(fā)的金融海嘯中看得更清楚。一個(gè)具有現代化意識和眼光的企業(yè)家,應該放眼國際金融領(lǐng)域,純熟運用現代商業(yè)會(huì )計技巧,合法地謀取最大收益。孫大午創(chuàng )業(yè)23年來(lái),既然從國家銀行貸不到一分錢(qián),為什么不越過(guò)它利用其他的時(shí)興融資渠道呢?比如上市,你孫大午前些年為什么要拒絕呢?對股票和基金,孫大午也嗤之以鼻;
      對糧食期貨,孫大午則可有可無(wú)。孫大午和大午集團“造血”的手段,仍沿襲著(zhù)他的父輩們“報(爆)股”的傳統方式;
      對于金融創(chuàng )新和金融衍生品,包括所謂專(zhuān)家在內的我們,對它們的初始面貌和游戲規則恐怕連“蓋頭”都還沒(méi)有挑起來(lái),更遑論登堂入室,執子之手了。

        實(shí)體經(jīng)濟與虛擬經(jīng)濟的關(guān)系,又是一個(gè)大題目,以我的知識儲備,本不容置喙。之所以在這里蜻蜓點(diǎn)水地妄言,醉翁之意不全在酒,主要的是待以“引玉”。

       。ǘ褒埻醪幌掠,為什么不能就地打井抗旱?”

        這句話(huà)是孫大午說(shuō)的,背景是當時(shí)我和周密、徐慶全等人正在他的辦公室討論民間借貸問(wèn)題。中小型私營(yíng)企業(yè)融資難,是個(gè)陳舊得快要發(fā)霉的老話(huà)題了。今天,它仍在朝著(zhù)霉變的方向繼續發(fā)展。

        被譽(yù)為“窮人的銀行家”的孟加拉人尤努斯,因其長(cháng)年堅持給印度窮人提供小額貸款,2006年10月獲諾貝爾和平獎。尤努斯的行為,在“工人階級領(lǐng)導的、以工農聯(lián)盟為基礎的”社會(huì )主義中國,國有金融機構和國家控股銀行是不屑與為的。農村中小型民營(yíng)企業(yè)在國有大型企業(yè)和資本雄厚的外企面前,與自然人中的窮人一樣,也是窮人。這兩類(lèi)窮人因生活、生產(chǎn)急需,又從國家銀行借不到錢(qián),高利貸和地下錢(qián)莊一類(lèi)解放后消失了幾十年的地下金融品種和經(jīng)濟組織才因利乘便,應運而生。一般經(jīng)濟學(xué)中的供需均衡律再顯神通。改革開(kāi)放30年來(lái),高利貸和黑錢(qián)莊屢禁不止,剿而不絕,而且越是在經(jīng)濟繁榮的地方,如珠三角、長(cháng)三角地區,它的生命力越旺盛。這個(gè)反常的社會(huì )現象很值得金融、法律和社會(huì )學(xué)的專(zhuān)家研究。難道是那里的企業(yè)家和普通百姓太愿意受剝削了,還是相關(guān)的制度設計出了問(wèn)題?

        市場(chǎng)經(jīng)濟的運行規則,表現在金融上,就是利率的市場(chǎng)化。利率是資金的成本構成之一,它的社會(huì )功能就是調節供需關(guān)系大致接近平衡。無(wú)論是國家、企業(yè)或個(gè)人,他們的任何投資項目,預期收益的高低都是和潛在的風(fēng)險成正比的。用風(fēng)險大所以收益高這個(gè)基本生活常識衡量,所謂高利貸,也就有重新認識的必要了。高利貸的“高”上限在哪里?地下錢(qián)莊的“黑”或“白”又以利息的多少來(lái)劃線(xiàn)呢?本文第二節中援引的“4倍”規定,實(shí)在不應該成為削足適履的“刀”。中共中央從1982年到1987年,連發(fā)的6個(gè)“一號文件”里,還有那個(gè)“非公經(jīng)濟36條”中,都說(shuō)要“在農村發(fā)展多種所有制形式的金融組織”,鼓勵民間資本進(jìn)入金融市場(chǎng)。地下錢(qián)莊是私人所有制形式的民間金融機構,在目前的金融市場(chǎng)上,應該給它一個(gè)攤位。前幾年,所謂資本主義國家的幾種金融類(lèi)型的十幾個(gè)金融機構,已被我國政府批準進(jìn)入,現在又陸續開(kāi)展人民幣經(jīng)常項目下的金融業(yè)務(wù)了。反觀(guān)對廣大農村普遍存在著(zhù)的地下錢(qián)莊,卻是一股非趕盡殺絕不可的勁頭!皩庂浻寻,不予家奴”,洋人洋辦法,土著(zhù)則“露頭就打”。我看不如換一種思維,采用大禹治水的辦法去疏導,讓地下錢(qián)莊鉆出地面,露出頭后不但不打,還要澆水、培土,予以扶植和規范,“施肥”則不必了。規范大致是:“4倍”這個(gè)上限可以稍稍提高一點(diǎn);
      再用向央行提交準備金的數額劃幾個(gè)臺階,限制它的省、縣、鄉、村的存貸范圍;
      而信用貸款和擔保貸款的發(fā)放業(yè)務(wù)則不必予以限制;
      國家銀行業(yè)金融機構不必作為發(fā)起人或出資人硬摻合進(jìn)去;
      準入門(mén)檻不要太高,最低一級經(jīng)營(yíng)范圍的二三十萬(wàn)即可,等等。這些粗略構想,僅僅是我這個(gè)門(mén)外漢寫(xiě)此文時(shí)意到筆至的膚淺臆見(jiàn)。國家銀行業(yè)金融機構對民間錢(qián)莊不要干涉太多,你在改善目前的服務(wù)質(zhì)量,替億萬(wàn)儲戶(hù)理好財方面還有許多事情要做,這是你的主業(yè)。

       。ㄈ白屢徊糠秩讼雀黄饋(lái)”

        鄧小平同志一言九鼎,馬上使一部分人的錢(qián)袋立竿見(jiàn)影地沉重起來(lái)。但在先富起來(lái)的是些什么人這個(gè)問(wèn)題上,以及先富起來(lái)的人如何帶動(dòng)全民富裕的問(wèn)題上,在改革開(kāi)放前期,認識不能說(shuō)是清晰的。胡錦濤說(shuō)要讓全體中國人民共同享受改革開(kāi)放的成果,這應是明確的闡釋。不管先富后富、少富都富,中國大陸自1949年后,終于又有富人了,于是,為富人奔走的服務(wù)業(yè)也攀援其上,日見(jiàn)蓬勃。北京有一個(gè)地產(chǎn)商坦言,我就是專(zhuān)為富人蓋房子的。孫大午憑著(zhù)他的聰明、能吃苦和敢于冒險,如今也算富人了。但他的家庭出身土改時(shí)是被工作隊劃為貧農的,同時(shí)還無(wú)償白得了地主的25畝耕地和一口袋麥子。孫大午的母親劉鳳蘭,今年91歲了,耳不聾眼有點(diǎn)花,老人家的長(cháng)壽、健康,得益于大半輩子任勞任怨,積德行善。60年前的赤貧人家突然天上掉餡餅,喜不自禁后又慌恐茫然,感到有些腰不直理不壯,這位不知《資本論》為何物的農村婦女,在喜獲嗟來(lái)之食的當天夜里,就讓自己的丈夫,今年也快90歲的孫凱背著(zhù)那口袋小麥偷偷地還給了那家地主。孫大午成人后曾就此事問(wèn)過(guò)他媽?zhuān)骼淼睦咸f(shuō):“咱們家窮是因為你爺爺好吃又耍錢(qián)鬧的,人家富是自己過(guò)的!2002年10月里,愛(ài)琢磨事的孫大午把周?chē)迩f里還活著(zhù)的老地主、老富農和一些老貧農、老長(cháng)工請到他的大午莊園,讓這些耄耋老人說(shuō)說(shuō)窮人為什么窮,富人為什么富。

        坊間有一本《毛澤東自傳》,說(shuō)每月的初一和十五,毛家的長(cháng)工們都有咸魚(yú)片和雞蛋吃,而毛和他的幾個(gè)弟弟只能干看著(zhù),饞得直流口水!皞}廩實(shí)而知禮儀”。此書(shū)若真,看來(lái)少年毛澤東的家倉廩還不太實(shí),小主人們長(cháng)年難得葷腥,成人后禮和儀也就不大曉得了。而現在倉廩實(shí)的孫大午卻對若干為富人制定的“禮儀”大不敬,維護“禮儀”的專(zhuān)政制度當然也就不見(jiàn)容于他這個(gè)反叛者了。這是5年前“孫大午案”的死結。

        

        結語(yǔ)

        

        2003年的“孫大午案”,一度曾使得風(fēng)風(fēng)火火、熱氣騰騰的大午集團當年虧損580萬(wàn)元。大午集團從1985年到2003年,年年盈利,2002年的利潤是980萬(wàn)元。好在孫大午沒(méi)有被這場(chǎng)無(wú)妄之災打垮,2003年11月1日他出獄后至今,精神狀態(tài)不減。他把自己、家人和大午集團干部、職工蒙受的恥辱強咽下去,用這5年的實(shí)績(jì),延續著(zhù)企業(yè)的輝煌。近2000名職工的隊伍不散,3000名師生的學(xué)校不垮,死心塌地地跟著(zhù)孫大午“蒙著(zhù)被子跳井”,支撐他們的就是對孫大午和大午集團的信任。(點(diǎn)擊此處閱讀下一頁(yè))

        孫大午被關(guān)在徐水縣看守所里的時(shí)候,徐水縣抽調了40多人組成工作組,帶著(zhù)一支500人的防暴隊,進(jìn)駐、接管大午集團各公司,號召農民配合工作組揭發(fā)、檢舉孫大午的違法行徑。大午集團的財務(wù)部門(mén)首當其沖被查封,保險柜里的300萬(wàn)元現金和圖章、賬本被抄走?墒寝r民卻不吃這一套,仍然源源不斷地把玉米送到飼料公司的場(chǎng)院上。工作組成天用大喇叭向村民播講寬嚴政策,宣揚孫大午“非法集資”的罪行,并威脅說(shuō):你們如果還堅持說(shuō)是自愿把錢(qián)借給孫大午的,那這錢(qián)就不還了!還刑事拘留了張慶余等三位竟敢為孫大午說(shuō)話(huà)的大午集團員工。就在這種高壓態(tài)勢下,馮莊村民王瑞英對前來(lái)采訪(fǎng)的《人民政協(xié)報》記者說(shuō):“我借給了大午公司20萬(wàn),人家打了借條還犯法嗎?等大午出來(lái),我有錢(qián)還借給他,這回還不打借條了,口頭協(xié)議,還犯法嗎?”

        借貸關(guān)系的形成,是建立在信用基礎上的。我曾聽(tīng)郭寶昌講過(guò)他家先人曾一度賣(mài)房子賣(mài)地,甚至砸鍋賣(mài)鐵來(lái)應對誤信謠言的擠兌風(fēng)潮,后來(lái)他把這段家族史寫(xiě)進(jìn)了他的《大宅門(mén)》。

        大午集團現有土地3000畝,大部分是用“租借”的方式從農民手里流轉而來(lái)。大午集團食品公司經(jīng)理劉寶坤,他家有15畝責任田,位于大午中學(xué)北邊。他把地租給大午集團,地租是每年按畝產(chǎn)600斤小麥和700斤玉米計,年底照時(shí)價(jià)付。劉寶坤在公司上班掙工資和獎金,他的15畝地不用再流一滴汗,也不怕旱澇蟲(chóng)災,每年坐收租子就是了。孫大午用這樣的辦法,和眾多“小地主”們互惠互利、相安無(wú)事10多年了。孫大午說(shuō),只要現在的國家土地政策不變,我與村民的租地協(xié)議也不動(dòng)。依我陋見(jiàn),這里邊其實(shí)是有一些毛病和說(shuō)道的,今后如有可能,我再另文講它。

        “孫大午案”,先以“非法集資”立案,后也以此結案。任何新生事物,在它剛露頭的時(shí)候,大都會(huì )與時(shí)人的慣常認知和現行制度相沖突。中國共產(chǎn)黨在1921年組成以后的28年里,因其宗旨不與世合,不也是被國民黨定為非法,并以武力圍剿的嗎?30年前安徽小崗村“十八勇士”冒死按手印的壯舉,對抗的是“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制度和整個(gè)國家機器。制度經(jīng)濟學(xué)中有“交易先于制度”一說(shuō),法學(xué)的基本原理之一是“任何法律永遠落后于社會(huì )實(shí)踐”。5年前徐水縣當局秉承上意對“孫大午案”的宣判,如果沒(méi)有案件以外說(shuō)不出口、上不得臺面的誘因,現在改判,正當其時(shí),借十七屆三中全會(huì )的精神,就坡下驢,體面又風(fēng)光。

        馬英九代表國民黨,多次對“二·二八”事件進(jìn)行反省、道歉并給予受害者或他們的家人經(jīng)濟賠償;
      勃蘭特代表德國政府,在波蘭向二戰時(shí)受迫害的猶太人“高貴的一跪”;
      美國政府也對二戰期間遭到不公正待遇的美籍日人公開(kāi)道歉;
      羅馬教廷對600年前教會(huì )對伽利略的審判予以糾正;
      英國圣公會(huì )今年8月在達爾文的《物種起源》發(fā)表150周年的時(shí)候,公開(kāi)承認當初的駁斥錯了。這些公開(kāi)悔過(guò)者,與“從不下罪己詔”的人比較起來(lái),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孰榮孰恥,涇渭分明。希望“孫大午案”早日有個(gè)公正的了斷;
      奢望我國歷史上發(fā)生的其他重大冤案不要繼續“淡化”下去了。(2008年11月)

        

       。ㄘ熑尉庉嫛⌒鞈c全,炎黃春秋)

      相關(guān)熱詞搜索:孫大午 王建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683300.cc
      很黄很色裸乳视频网站,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免费看,丁香婷婷激情五月,久久免费视频网

      <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