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

      香港 第一章 重生偷渡 翻開(kāi)偷渡香港這一頁(yè)

      發(fā)布時(shí)間:2020-03-01 來(lái)源: 日記大全 點(diǎn)擊:

        9年時(shí)間里,陳秉安在廣州、鄭州等眾多圖書(shū)館查閱當年的香港報紙、雜志,翻閱大量當年的內部資料文件、采訪(fǎng)當事人,才寫(xiě)下這幾乎是筆筆見(jiàn)淚、句句見(jiàn)血的35萬(wàn)字。該書(shū)以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大量國民黨官員、軍人及商人等離開(kāi)內地涌往香港、1957年及1962年先后發(fā)生兩次逃港風(fēng)波、逃港風(fēng)波又如何引起北京反思至最后決定實(shí)施改革開(kāi)放政策等六個(gè)章節,道盡了20世紀50年代至60年代這20年期間,中國內地百姓如何歷經(jīng)千辛萬(wàn)苦甚至不惜付出生命逃往香港的悲慘歷程。這一歷程后來(lái)實(shí)際催生中國進(jìn)行改革開(kāi)放,將深圳等列為經(jīng)濟特區。因此,“中國改革開(kāi)放的催生針”是該書(shū)的副標題。
        1957年,中國內地最大的政治事件無(wú)疑是“反右運動(dòng)”。本書(shū)記載的偷渡往港風(fēng)潮的出現卻并非因為“反右”,而是因為當時(shí)出現的“退社潮”。事實(shí)上,在“反右”中被打成“右派”的多為知識分子。大多數知識分子因為自身修養和某種使命感,是不會(huì )輕易離開(kāi)的。純樸的農民則相反。1955年、1956年這兩年出現的農業(yè)合作社運動(dòng),將原來(lái)土改后分配給農民的土地變成“集體所有”,并要求農民加入合作社,引起不滿(mǎn),農民們于是另覓出路。對寶安(1980年之前,深圳原為寶安縣)農民來(lái)說(shuō),他們的出路在香港。按陳秉安所寫(xiě):“我在筆記上,用紅色的波紋詳細標明著(zhù)30年來(lái)深圳河上偷渡的情況。波紋線(xiàn)上在1952年到1956年的一段,變化是平緩的。波紋線(xiàn)沒(méi)有大的起落。在每天的記錄上,甚至出現‘0’的記錄!1957年,情況陡然發(fā)生變化,“紅色波紋線(xiàn)節節上升”,“1957年6月以后,猛然上升至每月近千人,最高上升到7月的幾千人!睍(shū)中記載,由于農村政策出現問(wèn)題,特別是“整風(fēng)整社”運動(dòng)開(kāi)展后,農民頗為不滿(mǎn),“一定程度上損傷了群眾對政府的信任,造成偷渡逃港”。值得一提的是,當時(shí)的寶安縣委、縣政府,還給廣東省委打了一份名為《關(guān)于對人民群眾“放寬”來(lái)往香港問(wèn)題的意見(jiàn)》報告,大膽提出設想:“目前國內尚不能完全消滅災荒和失業(yè),我們既然不能包起來(lái),去香港打工這條路就不應該堵死!标惐苍u價(jià)說(shuō): “在這里,‘逃港’改成一個(gè)好聽(tīng)的名詞,叫做‘出港打工’。十分聰明!
        自1955年起,香港才正式認真執行身份證法(即出入境法)。在那之前,對寶安縣老百姓特別是靠近香港邊境的農民而言,有部分耕地在香港新界那一邊,同樣地,新界農民也有耕地在寶安這一邊,這叫“插花地”。當時(shí)兩邊的農民可以自由往來(lái)兩地耕種。因為這種自由,好多農民覺(jué)得不存在所謂出入境問(wèn)題,有人不耕田轉而“洗腳上田”、在港謀生也就順理成章。1955年嚴格實(shí)施出入境法后,因內地某些問(wèn)題引致大批人赴港謀生,這才形成所謂偷渡。1957年出現的大規模逃港現象,除因“整風(fēng)整社”引起農民偷渡,當年的粵北水災也導致一批難民涌往深圳轉而到香港“投親”。
        但和1962年的逃港大潮相比,1957年的這次只算前奏。三年自然經(jīng)濟災害再加上實(shí)行人民公社、總路線(xiàn)、大躍進(jìn)“三面紅旗”,群眾生活陷于困境。1962年左右,珠江三角洲地區的老百姓終于忍受不住,出現集體涌到寶安再偷渡到港的風(fēng)潮。按本書(shū)記載,這次偷渡狂潮所波及的地區,最遠到黑龍江。筆者的朋友中,曾是邵氏公司著(zhù)名武打明星的樊梅生,當年就是由山東一路討飯南下逃港的(其子樊少皇現也是武打明星)?梢(jiàn)當時(shí)逃港所涉范圍之廣。
        對1962年的這次逃港潮,《大逃港》記錄了不少催人淚下的悲慘故事,在此不一一引述。這些故事里有動(dòng)人的愛(ài)情、有妻離子散的悲劇、有突遭山洪暴發(fā)集體罹難的慘劇……還有大批逃港人士到港后不被批準進(jìn)入市區,只好被迫滯留在山,于是就出現在港親人集體到山區呼妻喚兒的悲況……讀到這些,悲從中來(lái)。為填飽肚子,大家鋌而走險,越深圳河、游大鵬灣、下梧桐山,到香港去!對此,陳秉安查閱了大量資料,道出了為何產(chǎn)生逃港潮的原委。當年任寶安縣委書(shū)記的李富林,曾向廣東省委提出“放人自由進(jìn)出”,這一要求獲時(shí)任廣東省委第一書(shū)記陶鑄的大膽默許。陶鑄還以廣州軍區第一政委的名義,下令撤離邊境警衛、開(kāi)放邊境,放一條生路給饑餓的人民!因為父親任職單位的特殊性,當年我有機會(huì )不時(shí)看到某些港報,對那些類(lèi)似“中共開(kāi)放邊境,大陸餓民涌港”的報道,記憶猶新。只是當時(shí)年少,尚不知其中之慘。更記得當年父親曾經(jīng)囑咐我們兄妹:“沒(méi)事別跑到東站!”(即當年在白云路的廣州火車(chē)站,廣州人稱(chēng)東站)陳秉安的書(shū)中也有記載,當時(shí)的廣州東站擠滿(mǎn)了去寶安的人,“一時(shí)間,廣州整條白云路被成千上萬(wàn)的人群堵塞,形成了震驚全國的‘六六大逃港事件’”。當時(shí)的廣東省領(lǐng)導班子齊集在廣東省省長(cháng)陳郁家里,因為東站已聚集了2萬(wàn)多人,“警車(chē)都給放火燒了,孫樂(lè )宜副市長(cháng)處境很危險”、“陳郁家中氣氛沉悶”。事件終于驚動(dòng)周恩來(lái),周總理下令“趕快收!”――然而,“‘誰(shuí)都不懷疑,如果不是陶鑄等一批思想開(kāi)放的共產(chǎn)黨人,毅然放人民一條生路,廣東省乃至其他地方將要餓死更多人!晃煌讼聛(lái)的領(lǐng)導人這樣說(shuō)!蔽沂请娪叭,如果這樣一個(gè)事件拍成電影,那將是何等震撼!
        據世界銀行資料顯示:1960年,中國內地年均國民收入為93美元,香港為405美元;1979年,中國內地國民收入增到178美元,香港則已猛增至4573美元!叭送咛幾摺报D―這是天性。本書(shū)全景式描寫(xiě)了中國內地的兩次逃港風(fēng)潮,記錄中國當代史上重要的一筆?赡苁軙r(shí)間及篇幅所限,《大逃港》未及描述20世紀70年代及80年代初的逃港潮。當時(shí)的偷渡者多為上山下鄉的知青。
        毫無(wú)疑問(wèn),《大逃港》寫(xiě)出了曾經(jīng)成為禁忌卻始終沒(méi)被藏住的歷史,正如作者自己所說(shuō):“如果我不寫(xiě)它,歷史,將留一頁(yè)空白!币_(kāi)這一頁(yè),那么重、那么難。
       。ㄕ幾浴稌r(shí)代周報》)

      相關(guān)熱詞搜索:這一 偷渡 香港 翻開(kāi)偷渡香港這一頁(yè) 翻開(kāi)這一頁(yè) 翻開(kāi)這一頁(yè)第二季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683300.cc
      很黄很色裸乳视频网站,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免费看,丁香婷婷激情五月,久久免费视频网

      <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