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

      【蘇秀:一個(gè)女民警的另類(lèi)體驗】合肥女民警蔡從容

      發(fā)布時(shí)間:2020-03-31 來(lái)源: 日記大全 點(diǎn)擊:

        她曾經(jīng)是一位女民警,擁有著(zhù)外人看來(lái)幸福美滿(mǎn)的三口之家;但在網(wǎng)絡(luò )上,她化名“一枝獨秀”,擁有一個(gè)不為人知的隱秘世界。直到有一天,兩種身份之間薄薄的墻紙被捅破,她的令人咋舌的經(jīng)歷曝光,轟動(dòng)全國。她也因此幾乎眾叛親離,被迫遠走他鄉,逃離旋渦的中心。
        暖氣烤得額頭上微微地滲出了汗,她卻沒(méi)有脫掉還一直穿著(zhù)的羽絨大衣。經(jīng)過(guò)了漫長(cháng)的猶豫和試探,她終于在北京接受本刊的獨家專(zhuān)訪(fǎng),講述一個(gè)換偶經(jīng)歷者的真實(shí)經(jīng)歷和心路歷程。
        
        面對記者,她顯得有些局促,喝了口水,半天才又接著(zhù)說(shuō):“我到現在還認為,真正改變我一生的是我公開(kāi)了自己的換偶經(jīng)歷,而不是我參加換偶這件事本身!
        
        公開(kāi)露面之后
        
        2006年10月24日,對于蘇秀(化名)的父母家人、親朋好友來(lái)說(shuō),無(wú)疑是驚心動(dòng)魄的一天。
        這一天,他們意外地接到了蘇秀從北京打來(lái)的長(cháng)途電活,電話(huà)中蘇秀有點(diǎn)神秘地告訴他們,她向單位請了假,坐飛機到北京參加了鳳凰網(wǎng)的一個(gè)視頻專(zhuān)訪(fǎng),讓大家都上網(wǎng)去看看。
        蘇秀是陜西禮泉縣公安局一名文職女警,在警隊主要負責文案丁作。在外人眼中,蘇秀是個(gè)很內向寡言的人。當然也沒(méi)有什么驚心動(dòng)魄的刑警故事。因此當聽(tīng)說(shuō)她接受了一個(gè)專(zhuān)訪(fǎng),所有人都頗感意外,紛紛上網(wǎng)想一探究竟。然而卻萬(wàn)萬(wàn)沒(méi)有想到,他們所熟悉的蘇秀,在網(wǎng)上竟成為了一個(gè)轟動(dòng)全國的新聞事件的女主角:
        在鳳凰網(wǎng)這個(gè)名叫“性情解碼”的欄目中,蘇秀面對鏡頭,平靜地說(shuō)出了埋藏已久的一個(gè)驚天秘密:她,曾經(jīng)兩次參加了一種叫作“換偶”的成人性游戲,還創(chuàng )辦了一個(gè)擁有近7萬(wàn)會(huì )員、國內最大的“夫妻交友”網(wǎng)站!
        換偶,英文Swing,最早于1970年代在歐美一些國家出現。在性解放浪潮的席卷下,參與者多為30歲至40歲、有穩定工作和收人的中產(chǎn)階級夫婦。即使是在性觀(guān)念比較開(kāi)放的西方國家,這也是極少數人參加的一項極其私密的另類(lèi)性活動(dòng)。在中國,這個(gè)詞語(yǔ)對于絕大多數人來(lái)說(shuō)更是聞所未聞。如今,在陜西禮泉這一個(gè)地處關(guān)中腹地的內陸小城里出現這樣一條挑戰絕大部分中國人道德觀(guān)的大新聞,的確讓人瞠目結舌。
        一位女子公開(kāi)自己的換偶經(jīng)歷,無(wú)疑給2006年歲末的新聞界投下了一顆重磅炸彈,這條新聞瞬間被全國各大網(wǎng)站轉載、放大;蘇秀的照片也隨即出現在各大門(mén)戶(hù)網(wǎng)站;這條新聞也引發(fā)了全國網(wǎng)友的大辯論。
        有支持的聲音說(shuō)她是“第一個(gè)敢于吃螃蟹的人”、“敢于正視自己的欲望”,甚至有人稱(chēng)贊她是“女性性解放運動(dòng)的先驅”。李銀河博士又一次站了出來(lái),稱(chēng)“只要不違反自愿、私密、成人的性學(xué)三原則,換偶活動(dòng)也應當被允許”,并指出“聚眾淫亂罪早已過(guò)時(shí)”。
        這樣的說(shuō)法顯然也遭到了許多人的反對和攻擊,反對者說(shuō)蘇秀“行為可恥,下場(chǎng)活該”,并另有學(xué)者站出來(lái)指出“換偶”有違社會(huì )“公序良俗”,并“涉嫌觸犯法律”。更有人把矛頭指向了李銀河博士,稱(chēng)“女刑警換偶了,李銀河樂(lè )了”,并稱(chēng)蘇秀的行為是踐行了李銀河的理論。
        蘇秀的驚人之舉很快也在陜西禮泉當地引起了巨大反響。與全國性網(wǎng)站不同的是,禮泉的網(wǎng)民幾乎對蘇秀形成了一邊倒的討伐之聲,說(shuō)她“丟了禮泉縣的臉”,“給公安隊伍抹黑”,甚至有一些禮泉的網(wǎng)民還聯(lián)名發(fā)帖,要求將“一枝獨秀”趕出禮泉縣。
        總之,當做完節目從北京回到這個(gè)只有50萬(wàn)人口的小城時(shí),蘇秀發(fā)現,自己遭到了徹底孤立。
        第二天,蘇秀照例回警隊正常上班。她開(kāi)始感到背后有人指指點(diǎn)點(diǎn);既而有人試探性地詢(xún)問(wèn)她這件事情的真假;再后來(lái)有人干脆直接當面吐口水,斥責她“不要臉”。她幾乎不敢再在公共場(chǎng)合出現。朋友自然也不再來(lái)往,甚至有朋友向她大發(fā)脾氣說(shuō),由于和她關(guān)系不錯,有人居然問(wèn)朋友有沒(méi)有和她換過(guò)。
        
        單位調查、辭職、搬家
        
        蘇秀的做法也將整個(gè)家族推上了道德的風(fēng)口浪尖,面對巨大的輿論壓力,家庭內部出現了分化。一個(gè)親戚譏諷她說(shuō):“蘇秀缺錢(qián)告訴我啊,我可以介紹她去一些賓館!碧K秀的父母對這件事情則一直保持沉默,不上網(wǎng),對別人背后的閑言碎語(yǔ)干脆不聽(tīng)不問(wèn)。
        也有蘇秀的朋友說(shuō),蘇秀的行為的確讓整個(gè)家族蒙羞,讓這個(gè)家族里的所有人都陷入了尷尬當中,并且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坝腥水斨(zhù)蘇秀婆婆的面說(shuō),你的兒媳婦被別人玩了,你兒子還當面看?蘇秀的婆婆被氣得滿(mǎn)臉通紅,卻無(wú)言以對。老太太回家后痛哭流涕!
        這之后不久,蘇秀的工作單位――禮泉縣公安局對蘇秀做出停職檢查的決定,要求她“隨叫隨到、接受審查”,對于她的“違反請假程序規定”、“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等問(wèn)題展開(kāi)調查。在蘇秀的自述中,那段時(shí)間是她“一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都吃不下飯,吃飯要用水往下沖。天天接受單位督察、紀檢還有市公安局的審查。審查我的是幾個(gè)男警。我在單位表現一直很好,所以他們很好奇,想不通我這么一個(gè)文靜的女孩,怎么能做出那樣的事情。(笑)他們總是問(wèn)文章是不是我的經(jīng)歷?我說(shuō)這不重要吧。他們說(shuō)你用第一人稱(chēng)寫(xiě)的就一定是你,我說(shuō)寫(xiě)小說(shuō)用第一人稱(chēng)寫(xiě)的多了。還有就是他們一幫人在一起鑒定我的文章是不是黃色文章,還準備給我定一個(gè)‘傳播淫穢物品罪’,這也太滑稽了。我當時(shí)氣極了,但都忍了。還好,我表現得很有自尊,很鄙視他們的問(wèn)話(huà)!
        “禮泉是個(gè)小地方,民風(fēng)淳樸,但對我的攻擊有時(shí)候也非常惡毒;蛘哒f(shuō)我侵犯了他們的某種信仰,很多朋友知道這件事情后,他們只是狹隘地想這個(gè)女人瘋了,為什么作為一個(gè)女人她會(huì )那么做?為什么一個(gè)女人可以有那么多性愛(ài)享受?這是男權社會(huì )所不能接受的!
        蘇秀對于自己另類(lèi)性經(jīng)歷的坦誠、性觀(guān)念的開(kāi)放和前衛程度,不但與她身處的這個(gè)小城顯得格格不入,連在性觀(guān)念上屢有驚人言論的李銀河博士也頗感吃驚。在接受鳳凰網(wǎng)采訪(fǎng)的時(shí)候,李銀河曾建議蘇秀做一些畫(huà)面的處理和遮擋。但蘇秀卻堅持認為沒(méi)有這個(gè)必要,“既然我都已經(jīng)來(lái)了,何必還遮遮掩掩呢?”她覺(jué)得,“可能是我在這個(gè)圈子里時(shí)間太久,對這些事情都習以為常了!
        蘇秀解釋自己參加節目的動(dòng)機,“只是想見(jiàn)見(jiàn)李銀河博士,想作為一個(gè)親身經(jīng)歷者參與到這樣一個(gè)前沿話(huà)題的討論中,聽(tīng)聽(tīng)專(zhuān)家學(xué)者的意見(jiàn)”。也有報道稱(chēng),“一枝獨秀”是想“借此推廣自己的交友網(wǎng)站”,對此蘇秀也并不否認。但不管怎樣,最終的結果是,社會(huì )反響的劇烈程度遠遠超出她的預想。
        “我犯了兩個(gè)錯,一是低估了媒體的能量,二是高估了社會(huì )的開(kāi)放程度和接納程度!碧K秀承認,“如果當初能想到事情的發(fā)展會(huì )是這樣,我也許就不會(huì )接受那個(gè)采訪(fǎng)!
        由于無(wú)法承受巨大的壓力,蘇秀于去年11月向單位提出辭職,縣公安局對蘇秀某做出辭退決定。小小的禮泉縣再也沒(méi)有這個(gè)性道德的異教徒的容身之地。
        “有一次去幼兒園接女兒的時(shí)候,幼兒園阿姨在我后面偷偷議論,我一轉身,她們都不說(shuō)話(huà),只是沖著(zhù)我笑。從那一刻起,我突然開(kāi)始為自己的孩子擔心,怕由于我而讓她受到影響。我意識到,在這個(gè)地方再也無(wú)法呆下去了!
        搬家離開(kāi)的那天,情形“有點(diǎn)狼狽”!拔覀內,包括公公婆婆在內,一共五口人一起擠在一輛車(chē)里。在陜西的所有家當,被子、褥子、甚至鍋碗瓢盆,能帶上的幾乎都帶上了。走的時(shí)候我就想,我可能再也不會(huì )回到這個(gè)地方來(lái)了!
        “出發(fā)后,公公婆婆一直安慰我們說(shuō)天無(wú)絕人之路。我們也在安慰他們說(shuō),換個(gè)環(huán)境一切都會(huì )好起來(lái)的。只有五歲的女兒是最開(kāi)心的,她什么也不知道,以為是全家出去旅游,只是不停讓我們保證,到北京后會(huì )帶她去游樂(lè )場(chǎng)坐海盜船!
        “這是我心情最灰暗的時(shí)候,不知道以后的生活會(huì )怎樣,不知道搬家會(huì )不會(huì )換來(lái)平靜,也不知道這場(chǎng)風(fēng)波什么時(shí)候能結束!
        
        最初的反應
        
        蘇秀絲毫不掩飾自己最初聽(tīng)到“換偶”二字時(shí)的吃驚和質(zhì)疑。
        “當時(shí)我和我先生還在北京的一所大學(xué)進(jìn)修,他偶然向我提起了這個(gè)事情。我聽(tīng)到以后的第一反應,與你們現在的反應一模一樣,我說(shuō)他是不是瘋了。違背了家庭的倫理,有悖于世俗的道理常規。同時(shí)心里的確在想,真的有人在這么做嗎?”
        蘇秀不太愿意多說(shuō)自己究竟是如何被丈夫說(shuō)服的。在她公開(kāi)的一篇題為《經(jīng)歷是流經(jīng)裙邊的水》的文章中,她寫(xiě)道:
        我們坐下開(kāi)始聊天,不是特別投機,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接下來(lái)該怎么做,或者還不能產(chǎn)生溝通的基本條件。但是他的表達我們很認真地聽(tīng)了,也很明白。純粹的生理刺激并不是我們的共同追求,這是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的問(wèn)題,以及在此之上的道德和婚姻體制內性的問(wèn)題。莎士比亞也說(shuō)過(guò),他不希望他的妻子像每天的月亮一樣出現在他的夜空。
        但是,經(jīng)歷生活就要有足夠的勇氣,我們都跨出了第一步,為什么不認真地嘗試另一種生活狀態(tài)呢?尤其是我們對體制內的性產(chǎn)生了質(zhì)疑的時(shí)候。尤其是我對經(jīng)歷產(chǎn)生強大渴求的時(shí)候。
        蘇秀說(shuō),正是這種對“體制內的性”的質(zhì)疑,讓他們甘愿冒著(zhù)眾叛親離的風(fēng)險,做出了這個(gè)離經(jīng)叛俗的決定。
        
        現在
        
        “夫妻吧”是由蘇秀和丈夫于2004年共同創(chuàng )辦的目前國內最大的“夫妻交友”網(wǎng)站,擁有注冊會(huì )員67955人。蘇秀說(shuō),這個(gè)網(wǎng)站之前可以為他們每個(gè)月帶來(lái)2000元左右的收入。
        由于擔心這個(gè)處于法律和道德敏感區域的網(wǎng)站被查封,他們已決定將夫妻吧的服務(wù)器轉移至香港。
        但蘇秀卻堅持認為“夫妻吧”與“換妻網(wǎng)站”有著(zhù)截然的區別!胺蚱薨芍皇墙o夫妻提供一個(gè)交流的平臺,并不是中介,更不是換偶俱樂(lè )部!”蘇秀說(shuō)。
        事實(shí)上,在整個(gè)采訪(fǎng)的過(guò)程當中,蘇秀一直不太喜歡用“換偶”這個(gè)詞,而喜歡用“夫妻交友”來(lái)取代。她說(shuō)參加鳳凰網(wǎng)訪(fǎng)談的另一個(gè)目的,就在于“推廣夫妻交友的理念”,向公眾澄清“換偶”和“夫妻交友”概念的區別。
        “我提出夫妻交友這個(gè)概念和這種社會(huì )現象的客觀(guān)性,并與換偶有怎樣的不同,這正是你們所要采訪(fǎng)的我的貢獻。我用實(shí)踐和淺薄的理論去探索,而不是簡(jiǎn)單地嘗試,不是一種單純的生活享受!
        然而,對于蘇秀來(lái)說(shuō),在這樣另類(lèi)的性經(jīng)歷后,她面對的卻是“失去了道德的后盾,失去了理論的支持,有的僅是嘗試理解和嘗試感受”。
        如今,蘇秀一家五口在京郊租了一套兩居室的房子,開(kāi)始了北漂的生活。蘇秀的丈夫也早已辭職在家成了自由職業(yè)者,之前暫時(shí)關(guān)閉的“夫妻吧”網(wǎng)站也已重新開(kāi)張。
        她現在的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平靜。
        每天早晨,她和丈夫一同把五歲的女兒送到幼兒園,當然,這里的幼兒園阿姨有時(shí)會(huì )當面夸她的女兒聰明懂事。
        這之后她會(huì )到路邊攤買(mǎi)個(gè)雞蛋餅、一杯豆漿,然后像其他的家庭主婦一樣去臨近的一個(gè)菜場(chǎng)買(mǎi)菜做飯!氨本┑牟藘r(jià)比家鄉貴一些!
        到了下午她會(huì )看會(huì )兒書(shū),或者寫(xiě)寫(xiě)文章,而他的丈夫則繼續經(jīng)營(yíng)他們的網(wǎng)絡(luò )世界。
        此刻的蘇秀,或許會(huì )懷念從前的從前。
        “我和丈夫在街上溜達,正午的陽(yáng)光下,我們旁若無(wú)人地擁抱,他用身體給我擋著(zhù)陽(yáng)光,怕我曬黑。我覺(jué)得有了很愛(ài)很愛(ài)的感覺(jué)!

      相關(guān)熱詞搜索:另類(lèi) 體驗 女民警 蘇秀:一個(gè)女民警的另類(lèi)體驗 換偶蘇秀 換偶女警蘇秀

      版權所有 蒲公英文摘 www.683300.cc
      很黄很色裸乳视频网站,亚洲一区二区三区免费看,丁香婷婷激情五月,久久免费视频网

      <var id="z9fx1"></var>

      <video id="z9fx1"></video>

      <thead id="z9fx1"><dfn id="z9fx1"></dfn></thead><form id="z9fx1"></form>

        <form id="z9fx1"><listing id="z9fx1"><font id="z9fx1"></font></listing></form>

        <meter id="z9fx1"></meter>